946、不是一定要打得過,才去打


    回歸倒計時10:00:00。

     李氏內亂的消息傳遍整個聯邦。

     “李氏忽然倒戈相向,我們已經成了東大陸聯邦里,唯一一支抵抗西大陸的軍隊了嗎?這仗還怎么打?”衛戍部隊里,一名作戰參謀怔怔說道。

     這時,零看向這名作戰參謀,用平澹的語氣說道:“戰時說這種話,自己把肩章摘了去基層重新學習怎么當一名士兵。”

     慶野皺起眉頭:“直接降五級?”“不可以嗎?”零看向他:“慶塵好像說過,我可以全權處理的。又或者說,慶氏所謂的軍人精神,只是隨便說說?”

     慶野看向那名作戰參謀:“自己摘了別讓我廢話,去第一旅報道。”

     那名作戰參謀一言不發的摘下了自己軍裝上的肩章和領花,竟是真的一句都沒有再辯解,徑直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慶野看向零:“我知道你要借機樹立威信,也想看看我們聽不聽指揮,但別小看慶氏。既然老板決定把指揮權交給你,那你就算是現在讓我們去送死,我們也一樣會照做。”

     “很好,”零點點頭:“現在才有點慶氏的樣子……至于慶氏是什么樣,我比你們更清楚。說實話,你們現在的表現,并不比曾經強。不要躺在先祖的功勞簿上沾沾自喜了,他們曾開創的歷史,只屬于他們,不屬于你們。”

     指揮室里所有人都愣了一下,這位“機器人'的語氣格外詭異,似乎對慶氏了解頗深的樣子。

     他們還不知道,慶氏曾經最慘烈的戰斗,就是和眼前的這位機器人打。

     所以零說,她比慶野更了解慶氏,并沒有錯。

     那個時代里,零席卷著數百萬智械軍團,將慶氏和西北軍碾壓著打到西北去,那一刻也如現在一樣,人類看起來毫無勝算,但最后卻是零失敗了。

     所以零也很清楚,這場戰爭并非像她說的那樣,一點希望都沒有。

     這時,一旁的慶驅滴咕道:“現在怎么辦,老板那邊說李氏是迫于黑魔法的壓力……這黑魔法也太bug了,要是沒有這種黑魔法的話,我們絕對有的打。”

     “要是沒有黑魔法?”零似笑非笑的看向他們:“干脆把他們的半神、黑魔法、上帝視角全都抹殺掉好了,順帶把他們的空中要塞也給抹殺掉……對了,還有那個傀儡師,這樣一來天下太平,所有人過上幸福美滿的日子,仗也不用打了。”指揮室里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 零笑著說道:“人生哪能全都順遂如意?如果戰爭一定要在你準備好的時候開始,一定在你比敵人強大的時候開始,那一定是夢,不是現實。不要擺出這副懦夫的模樣,想想怎么勝利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 慶野小聲道:“難得你一口氣說這么多話。”

     一旁的壹忽然問道:“澠池橋那里的家長會成員怎么辦?”

     零看著全息沙盤:“既然他們不讓開,那就打過去吧。從現在開始,我來接管所有指揮權。”

     慶野問道:“老板去哪里了?他不回來嗎。”

     零說道:“有我在這里指揮,他才能脫開身去做更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“更重要的事情?”慶野疑惑。

     “你要明白,能夠決定這場戰爭勝負的人是他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 春雷河澠池橋上忽然爆發戰爭,但家長會成員并非這次戰斗的主力。

     當他們打算用人命堆開澠池橋的閘口時,青山號突然飛抵戰場轟開了李氏陣地,成功打開缺口后,家長會成員繼續向西南進發。

     為了報復這一舉動,李氏的一支野戰旅在當晚抵達10號城市外,開始攻城。

     10號城市的夜空被點亮了,城市周圍高高聳立的城墻被打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,直到青山號回援10號城市,這支野戰旅才短暫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 李氏和慶氏竟是突然開戰了!

     這場李氏變故來的有點突然,誰也沒想到李云壽為了保全李氏,竟然做了一個和慶氏截然相反的選擇!

     一時間,18號城市的學生們紛紛走上街頭,大家舉著“不做亡國奴'的橫幅,在李氏半山莊園外吶喊著。

     但他們沒喊多久,就被李氏衛戍部隊用催淚煙霧彈打散,并有三百多名學生被關進了PCE安委會的臨時監獄。

     此時此刻,青山號便橫貫在10號城市的上空,為家長會的撤離爭取時間。

     衛戍部隊會議室里,零看著全息投影里的李長青:“真是一個令人意外的選擇。你這邊還能帶多少部隊離開李氏?”

     “只有一座空中要塞,”李長青說道。

     零微笑著,她知道李長青并沒有說實話,因為李氏的情報組織“紅雀'一直都在李長青手里。

     這些人肯定不會走,他們會留在中原,成為敵后情報網絡。

     李長青神情疲憊的說道:“李氏空中艦隊還有18個小時抵達10號城市,青山號不能站在這里挨打,你們能否在18個小時內完成撤離?”

     零搖搖頭:“還得看神代云羅是否能在北方拖住白銀城、風暴城的艦隊。如果拖不住,那么你連18個小時都撐不住。”

     “他能么?”李長青問道。

     零想了想:“這取決于,他有多大的決心。”

     聽她的意思,似乎只要神代云羅肯下定決心,就一定可以攔住一樣。

     “慶塵呢?”李長青問道。

     “他去做他該做的事情了,”零微笑著說道:“如今我是這里的最高軍事指揮官,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給我說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用了,”李長青掛斷了通訊。

     青山號如同一座島嶼似的懸浮在空中,安靜的等待著未知的命運。

     這位李氏曾經的中將,怔怔的坐在空中要塞的指揮席位上。

     她想起自己剛認識慶塵的時候,李氏還不是這樣的,聯邦也不是這樣的。

     如今,一切都變了。

     北方的戰爭比想象中更慘烈。

     五分鐘之內,神代財團幾乎所有軍事設施被火力覆蓋,這就等于是還沒開戰,就先被人弄瞎了眼睛、打斷了手腳。接下來的戰斗該怎么打?如果放在以前冷兵器的時代,你沒有武器了還能用牙咬,現在全是飛在天上的浮空飛艇,想咬都咬不到,也咬不動。

     武藤鷹看著全息沙盤上紅色的淪陷區,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那些老東西引狼入室,現在被別人調查的一清二楚……只用了五分鐘啊,什么都沒了!”

     神代云羅坐在指揮席位上,翹著二郎腿,左手端著一杯冰淇淋,右手拿著一支小勺子一邊吃一邊笑著說道:“我一點都不意外......空嶼,10號城市那邊有沒有消息?”

     這位貴公子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一點緊張的感覺,彷佛正在看一場爆米花電影。

     “10號城市那邊發來了消息,”換上軍裝的空嶼拿著一塊液晶板說道:“他們已經盡可能的多開密鑰之門,不僅分流人群進西南,還分流了許多去黑葉原等地暫時避難。那個零要求我們再拖延24小時,但……我們可能拖不住。”

     空嶼繼續說道:“只剩下一個隱蔽的雷達基地探測到,羅斯福王國的艦隊已經抵達東大陸。”

     “動向?”神代云羅吃了一口冰淇淋。

     “他們沒有去占領我們的城市,而是直奔南邊來了,”空嶼皺著眉頭。

     神代云羅點點頭:“他們的任務就是發動閃電戰,擊潰一切阻擋他們的軍事力量……如此急迫,一定是慶塵正在統一聯邦的舉動,讓他們也產生了危機感。這支先鋒部隊要粉碎慶塵想要將聯邦重新擰起來的計劃。”

     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,神代被慶塵通過神代云羅重新拿到手里,鹿島也被密鑰之門和巨人族擊潰,陳氏的陳余下落不明,剩下一個李氏還曾經是慶氏的盟友。

     這就是慶塵回到東大陸之后,努力去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 一旦被他整頓山河,重新將五家財團擰在一起,羅斯旺王國或許還是能贏,但必然要付出慘痛的代價……起碼不會像現在一樣輕松。2神代云羅說道:“羅斯福王國一定還會沒徹底準備好帝國的遠征,但是他們不能再等了武藤鷹沉思:“所以,慶塵就是這次引來羅斯福王國艦隊的罪魁禍首.”.神代云羅翻了個白眼:“你什么腦子,如果慶塵不這么做,等對方準備好了再過來,你就能擋得住了?”

     “那我們現在怎么辦?”空嶼看向神代云羅。

     “先向南撤退200公里,”神代云羅說道。

     “撤退嗎?”空嶼疑惑。

     “根本打不了啊,”神代云羅嘆息道:“除非你們把所有眼珠子挖了,然后看看百百目鬼的完全體能不能打贏。你看,你們幾個加一起,剛好7個A級,挺不錯的。”

     武藤鷹:“啊這!”

     “開玩笑的啦,”神代云羅笑瞇瞇的說道:“別緊張,我怎么會做出這種事情呢。”武藤鷹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 神代云羅緊接著說道:“空嶼的不能挖,其他人的倒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 武藤鷹、高橋涼介、神代云秀:“

     神代云羅看向他們:“行了,都先去吃點東西養精蓄銳吧,接下來是打還是跑,我想想再說。”

     指揮室里,只剩下神代云羅一個人,他將雙腿翹在面前的全息沙盤上,一小口一小口的將冰淇淋吃干凈,就像慶塵吃飯時一樣認真。

     餐廳里,武藤鷹吃著壽司:“你們說老板會不會打?真要打的話,我的眼珠子其實也可以給,反正還能裝機械的。我剛才猶豫那一下,會不會有點丟人?”

     “不會,”空嶼心不在焉的說道:“反正你就這種人,大家也都習慣了。”

     武藤鷹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可是,我們為什么一定要幫慶氏拖住時間呢,”高橋涼介認真問道:“真的值得嗎?老板不會真就為慶氏那小子死心塌地的賣命吧?”

     空嶼想了想說道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然而就在此時,他們乘坐的浮空飛艇忽然調轉了一個方向。

     浮空飛艇在空中調轉方向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但問題是,指揮室里此時只有神代云羅一個人,而且這方向分明是往西南去的。

     空嶼第一個站起來發瘋似的往指揮室里跑去。

     來到指揮室,這里已經空無一人,只剩下一只干干凈凈的冰淇淋杯子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 空嶼第一時間查看航線,卻發現神代云羅取消了所有人的操作權限,然后將浮空飛艇設定了自動巡航,目的地,慶氏5號城市航空港。

     神代空嶼瘋了一樣在艦倉里來回尋找,聲嘶力竭的喊著:“神代云羅,你在哪,你給我出來!”

     她一路跑到浮空飛艇最底層,卻見唯一一只救生艙已經不見了。

     “老板在外面!”武藤鷹喊道。

     眾人來到指揮室,透過玻璃看見一頭巨大的蒼龍與浮空飛艇并駕齊驅著,而那位身穿白色狩衣的貴公子,正笑瞇瞇的站在白容裔的頭頂,雙手攏在袖子里,看起來格外的悠閑。

     空嶼在指揮室里瘋狂的怒罵著:“神代云羅你這個自大狂,自戀狂,花心鬼,渣男,你以為你這么做,活著的人就很開心嗎?!”

     這是她第一次罵神代云羅。

     而神代云羅透過玻璃,笑容滿面的看著里面的神代空嶼,嘴巴一張一合的說了幾句聽不見的話,便操控著白容裔調轉方向,朝著北方戰場飛去。

     那貴公子與蒼龍的背影格外寂寥,卻又格外瀟灑。

     神代云羅站在風里,百百目鬼漂浮在旁邊,安安靜靜的跟隨著他。

     “主人,”百百目鬼問道:“你我的實力不夠應付這次危機。”

     “啊,”神代云羅笑著摸了摸百百目鬼頭上的白色兜帽:“打仗這種事啊,不是一定要打得過才打呢。”

     神代云羅站在夜空里,忽然出神的說道:“南鑼街的銅鑼燒,花木町的居酒屋,長安街上的米酒,廣寧街上的桂花糕,那都是我小時候最愛吃的。放學以后,我會帶著空嶼和云秀跑到那里去,用我本就不多的零花錢買給他們吃。20號城市第二區的西山渡別墅里,第三排第四家院子里種了特別好吃的白枇杷,我就帶著他們偷偷翻進去,用長長的桿子將枇杷勾下來。”

     “院子的主人是一個老太太,她看見我們會罵我們是賊,可我們翻墻逃出去的時候,她卻沒有追的太緊,后來我們跟她也熟了,她說是擔心我們慌不擇路摔在地上,所以不能追的太緊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其實特別喜歡這片土地,每當我想到這些東西都要失去的時候,我就會覺得有點難過。但我知道,靠我守護這里是不行的,我沒能力守護它。”

     百百目鬼若有所思:“所以主人就替主君做事,希望主君可以是那個有能力守護這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給我改改稱呼啊,你是我的式神啊!”神代云羅吐槽道。

     “好的主人。”946、不是一定要打得過,才去打回歸倒計時10:00:00。李氏內亂的消息傳遍整個聯邦。

     “李氏忽然倒戈相向,我們已經成了東大陸聯邦里,唯一一支抵抗西大陸的軍隊了嗎?這仗還怎么打?”

     衛戍部隊里,一名作戰參謀怔怔說道。這時,零看向這名作戰參謀,用平澹的語氣說道:

     “戰時說這種話,自己把肩章摘了去基層重新學習怎么當一名士兵。”慶野皺起眉頭:“直接降五級?”

     “不可以嗎?”零看向他:“慶塵好像說過,我可以全權處理的。又或者說,慶氏所謂的軍人精神,只是隨便說說?”

     慶野看向那名作戰參謀:“自己摘了別讓我廢話,去第一旅報道。”

     那名作戰參謀一言不發的摘下了自己軍裝上的肩章和領花,竟是真的一句都沒有再辯解,徑直走了出去。慶野看向零:

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要借機樹立威信,也想看看我們聽不聽指揮,但別小看慶氏。既然老板決定把指揮權交給你,那你就算是現在讓我們去送死,我們也一樣會照做。”“很好,”零點點頭:

     “現在才有點慶氏的樣子……至于慶氏是什么樣,我比你們更清楚。

     說實話,你們現在的表現,并不比曾經強。不要躺在先祖的功勞簿上沾沾自喜了,他們曾開創的歷史,只屬于他們,不屬于你們。”指揮室里所有人都愣了一下,這位“機器人'的語氣格外詭異,似乎對慶氏了解頗深的樣子。

     他們還不知道,慶氏曾經最慘烈的戰斗,就是和眼前的這位機器人打。所以零說,她比慶野更了解慶氏,并沒有錯。

     那個時代里,零席卷著數百萬智械軍團,將慶氏和西北軍碾壓著打到西北去,那一刻也如現在一樣,人類看起來毫無勝算,但最后卻是零失敗了。所以零也很清楚,這場戰爭并非像她說的那樣,一點希望都沒有。這時,一旁的慶驅滴咕道:

     “現在怎么辦,老板那邊說李氏是迫于黑魔法的壓力……這黑魔法也太bug了,要是沒有這種黑魔法的話,我們絕對有的打。”

     “要是沒有黑魔法?”零似笑非笑的看向他們:“干脆把他們的半神、黑魔法、上帝視角全都抹殺掉好了,順帶把他們的空中要塞也給抹殺掉……對了,還有那個傀儡師,這樣一來天下太平,所有人過上幸福美滿的日子,仗也不用打了。”指揮室里安靜下來。零笑著說道:

     “人生哪能全都順遂如意?如果戰爭一定要在你準備好的時候開始,一定在你比敵人強大的時候開始,那一定是夢,不是現實。不要擺出這副懦夫的模樣,想想怎么勝利才是最重要的。”慶野小聲道:“難得你一口氣說這么多話。”一旁的壹忽然問道:“澠池橋那里的家長會成員怎么辦?”零看著全息沙盤:“既然他們不讓開,那就打過去吧。從現在開始,我來接管所有指揮權。”慶野問道:

     “老板去哪里了?他不回來嗎。”零說道:“有我在這里指揮,他才能脫開身去做更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“更重要的事情?”慶野疑惑。“你要明白,能夠決定這場戰爭勝負的人是他,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 春雷河澠池橋上忽然爆發戰爭,但家長會成員并非這次戰斗的主力。

     當他們打算用人命堆開澠池橋的閘口時,青山號突然飛抵戰場轟開了李氏陣地,成功打開缺口后,家長會成員繼續向西南進發。為了報復這一舉動,李氏的一支野戰旅在當晚抵達10號城市外,開始攻城。10號城市的夜空被點亮了,城市周圍高高聳立的城墻被打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,直到青山號回援10號城市,這支野戰旅才短暫的向后退去。李氏和慶氏竟是突然開戰了!這場李氏變故來的有點突然,誰也沒想到李云壽為了保全李氏,竟然做了一個和慶氏截然相反的選擇!一時間,18號城市的學生們紛紛走上街頭,大家舉著“不做亡國奴'的橫幅,在李氏半山莊園外吶喊著。

     但他們沒喊多久,就被李氏衛戍部隊用催淚煙霧彈打散,并有三百多名學生被關進了PCE安委會的臨時監獄。此時此刻,青山號便橫貫在10號城市的上空,為家長會的撤離爭取時間。衛戍部隊會議室里,零看著全息投影里的李長青:“真是一個令人意外的選擇。

     你這邊還能帶多少部隊離開李氏?”

     “只有一座空中要塞,”李長青說道。零微笑著,她知道李長青并沒有說實話,因為李氏的情報組織“紅雀'一直都在李長青手里。這些人肯定不會走,他們會留在中原,成為敵后情報網絡。李長青神情疲憊的說道:

     “李氏空中艦隊還有18個小時抵達10號城市,青山號不能站在這里挨打,你們能否在18個小時內完成撤離?”零搖搖頭:“還得看神代云羅是否能在北方拖住白銀城、風暴城的艦隊。如果拖不住,那么你連18個小時都撐不住。”

     “他能么?”李長青問道。零想了想:

     “這取決于,他有多大的決心。”

     聽她的意思,似乎只要神代云羅肯下定決心,就一定可以攔住一樣。“慶塵呢?”李長青問道。“他去做他該做的事情了,”零微笑著說道:“如今我是這里的最高軍事指揮官,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給我說。”

     “不用了,”李長青掛斷了通訊。青山號如同一座島嶼似的懸浮在空中,安靜的等待著未知的命運。這位李氏曾經的中將,怔怔的坐在空中要塞的指揮席位上。她想起自己剛認識慶塵的時候,李氏還不是這樣的,聯邦也不是這樣的。

     如今,一切都變了。北方的戰爭比想象中更慘烈。五分鐘之內,神代財團幾乎所有軍事設施被火力覆蓋,這就等于是還沒開戰,就先被人弄瞎了眼睛、打斷了手腳。接下來的戰斗該怎么打?如果放在以前冷兵器的時代,你沒有武器了還能用牙咬,現在全是飛在天上的浮空飛艇,想咬都咬不到,也咬不動。武藤鷹看著全息沙盤上紅色的淪陷區,咬牙切齒的說道:

     “那些老東西引狼入室,現在被別人調查的一清二楚……只用了五分鐘啊,什么都沒了!”神代云羅坐在指揮席位上,翹著二郎腿,左手端著一杯冰淇淋,右手拿著一支小勺子一邊吃一邊笑著說道:

     “我一點都不意外......空嶼,10號城市那邊有沒有消息?”這位貴公子直到現在都還沒有一點緊張的感覺,彷佛正在看一場爆米花電影。“10號城市那邊發來了消息,”換上軍裝的空嶼拿著一塊液晶板說道:

     “他們已經盡可能的多開密鑰之門,不僅分流人群進西南,還分流了許多去黑葉原等地暫時避難。那個零要求我們再拖延24小時,但……我們可能拖不住。”空嶼繼續說道:“只剩下一個隱蔽的雷達基地探測到,羅斯福王國的艦隊已經抵達東大陸。”

     “動向?”神代云羅吃了一口冰淇淋。“他們沒有去占領我們的城市,而是直奔南邊來了,”空嶼皺著眉頭。神代云羅點點頭:“他們的任務就是發動閃電戰,擊潰一切阻擋他們的軍事力量……如此急迫,一定是慶塵正在統一聯邦的舉動,讓他們也產生了危機感。這支先鋒部隊要粉碎慶塵想要將聯邦重新擰起來的計劃。”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,神代被慶塵通過神代云羅重新拿到手里,鹿島也被密鑰之門和巨人族擊潰,陳氏的陳余下落不明,剩下一個李氏還曾經是慶氏的盟友。這就是慶塵回到東大陸之后,努力去做的事情。一旦被他整頓山河,重新將五家財團擰在一起,羅斯旺王國或許還是能贏,但必然要付出慘痛的代價……起碼不會像現在一樣輕松。

     2神代云羅說道:“羅斯福王國一定還會沒徹底準備好帝國的遠征,但是他們不能再等了武藤鷹沉思:“所以,慶塵就是這次引來羅斯福王國艦隊的罪魁禍首.”

     .神代云羅翻了個白眼:“你什么腦子,如果慶塵不這么做,等對方準備好了再過來,你就能擋得住了?”

     “那我們現在怎么辦?”空嶼看向神代云羅。“先向南撤退200公里,”神代云羅說道。“撤退嗎?”空嶼疑惑。

     “根本打不了啊,”神代云羅嘆息道:“除非你們把所有眼珠子挖了,然后看看百百目鬼的完全體能不能打贏。你看,你們幾個加一起,剛好7個A級,挺不錯的。”武藤鷹:“啊這!”

     “開玩笑的啦,”神代云羅笑瞇瞇的說道:

     “別緊張,我怎么會做出這種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 武藤鷹松了口氣。神代云羅緊接著說道:“空嶼的不能挖,其他人的倒是可以。”武藤鷹、高橋涼介、神代云秀:“神代云羅看向他們:“行了,都先去吃點東西養精蓄銳吧,接下來是打還是跑,我想想再說。”

     指揮室里,只剩下神代云羅一個人,他將雙腿翹在面前的全息沙盤上,一小口一小口的將冰淇淋吃干凈,就像慶塵吃飯時一樣認真。餐廳里,武藤鷹吃著壽司:“你們說老板會不會打?真要打的話,我的眼珠子其實也可以給,反正還能裝機械的。我剛才猶豫那一下,會不會有點丟人?”“不會,”空嶼心不在焉的說道:“反正你就這種人,大家也都習慣了。”

     武藤鷹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可是,我們為什么一定要幫慶氏拖住時間呢,”高橋涼介認真問道:“真的值得嗎?老板不會真就為慶氏那小子死心塌地的賣命吧?”

     空嶼想了想說道:“不知道。”然而就在此時,他們乘坐的浮空飛艇忽然調轉了一個方向。浮空飛艇在空中調轉方向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,但問題是,指揮室里此時只有神代云羅一個人,而且這方向分明是往西南去的。空嶼第一個站起來發瘋似的往指揮室里跑去。

     來到指揮室,這里已經空無一人,只剩下一只干干凈凈的冰淇淋杯子放在桌上。空嶼第一時間查看航線,卻發現神代云羅取消了所有人的操作權限,然后將浮空飛艇設定了自動巡航,目的地,慶氏5號城市航空港。神代空嶼瘋了一樣在艦倉里來回尋找,聲嘶力竭的喊著:

     “神代云羅,你在哪,你給我出來!”

     她一路跑到浮空飛艇最底層,卻見唯一一只救生艙已經不見了。

     “老板在外面!”武藤鷹喊道。眾人來到指揮室,透過玻璃看見一頭巨大的蒼龍與浮空飛艇并駕齊驅著,而那位身穿白色狩衣的貴公子,正笑瞇瞇的站在白容裔的頭頂,雙手攏在袖子里,看起來格外的悠閑。空嶼在指揮室里瘋狂的怒罵著:

     “神代云羅你這個自大狂,自戀狂,花心鬼,渣男,你以為你這么做,活著的人就很開心嗎?!”這是她第一次罵神代云羅。而神代云羅透過玻璃,笑容滿面的看著里面的神代空嶼,嘴巴一張一合的說了幾句聽不見的話,便操控著白容裔調轉方向,朝著北方戰場飛去。那貴公子與蒼龍的背影格外寂寥,卻又格外瀟灑。神代云羅站在風里,百百目鬼漂浮在旁邊,安安靜靜的跟隨著他。

     “主人,”百百目鬼問道:“你我的實力不夠應付這次危機。”

     “啊,”神代云羅笑著摸了摸百百目鬼頭上的白色兜帽:

     “打仗這種事啊,不是一定要打得過才打呢。”神代云羅站在夜空里,忽然出神的說道:

     “南鑼街的銅鑼燒,花木町的居酒屋,長安街上的米酒,廣寧街上的桂花糕,那都是我小時候最愛吃的。放學以后,我會帶著空嶼和云秀跑到那里去,用我本就不多的零花錢買給他們吃。

     20號城市第二區的西山渡別墅里,第三排第四家院子里種了特別好吃的白枇杷,我就帶著他們偷偷翻進去,用長長的桿子將枇杷勾下來。”“院子的主人是一個老太太,她看見我們會罵我們是賊,可我們翻墻逃出去的時候,她卻沒有追的太緊,后來我們跟她也熟了,她說是擔心我們慌不擇路摔在地上,所以不能追的太緊。”“我其實特別喜歡這片土地,每當我想到這些東西都要失去的時候,我就會覺得有點難過。但我知道,靠我守護這里是不行的,我沒能力守護它。”百百目鬼若有所思:

     “所以主人就替主君做事,希望主君可以是那個有能力守護這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給我改改稱呼啊,你是我的式神啊!”神代云羅吐槽道。“好的主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