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45、分道揚鑣


    回歸倒計時16:00:00。

     慶塵乘坐的浮空飛艇抵達18號城市外。

     影子部隊的艦載工作人員說道:“老板,如果李氏把事情做絕,你在浮空飛艇上面可能會有危險。”

     “不會,"慶塵平靜的搖搖頭:“與李氏通訊,讓他們放我們進去。我現在擔心的是李云壽不肯見我,并不擔心他們在這個時候動手。”

     這時,浮空飛艇里的準入電子信標亮了綠燈,他們還沒與李氏溝通,18號城市的城防系統就為他們開啟了通道。

     慶塵有點意外,畢竟雙方正在春雷河的澠池橋上對峙,他還以為李云壽會不愿意見他。然而浮空飛艇一路暢通無阻,航空港的塔臺甚至指引著他們,徑直的進入了半山莊園。要知道這里可是李氏的大本營,家主李云壽在這里,李氏樞密處也在這里。

     如果這浮空飛艇上攜帶了生化武器,那么只需要3分鐘,就能殺死整座半山莊園里的李氏核心成員。

     就算沒有攜帶武器,以慶塵如今半神的實力,想要殺光整個莊園的人輕而易舉……青山號并不在附近。

     可就這么一個地方,對慶塵毫不設防的敞開了。

     浮空飛艇緩緩降落在停機坪上,一位仆役領著慶塵往抱樸樓走去,路上還喜笑顏開的說道;“您可有日子沒回來過了,秋葉別院時時打掃著呢,絕對一塵不染。”

     仆役親切熱情的模樣,與曾經沒有區別,就好像慶塵從來都沒有離開過似的。仆役將慶塵帶到了老爺子曾經釣魚的龍湖。

     他抬眼看去,正看到李云壽坐在那座斷橋上垂釣。

     某一刻,他恍忽間,甚至像是看見了那位曾經天天坐在這里的老爺子。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 那會兒他還是這里的教習先生,在講武堂和其他教習們斗智斗勇,如今教習周行文已經退休了,教習先生也來了新的。

     那會兒他還在秋葉別院里教李恪、李束、慶一等人修行,那些學生們白天修行,傍晚結伴離去之后,在路上打打鬧鬧,如今慶一負責慶氏密諜司獨當一面,李束等人在軍中成為中流砥柱。

     那會兒李老爺子還在,慶塵從對方手里騙龍魚吃,不用擔心自己和李氏之間有利益糾葛,也不用做出這么多艱難的選擇。

     如今,連這感情深厚的李氏,都和他站在了一條分岔路口,隨時可能分道揚鑣了。但人生就是這樣,彼此都有彼此的選擇。

     短短半年不見,李云壽的頭發白了許多。

     仆役退下了慶塵自然的坐在李云壽旁邊,笑著問道:“不怕我是來殺你的?”

     “抱樸樓上的無心銅鈴沒有響,你毫無殺意,騎士半神真想刺殺我一個普通人,也防不住,”

     李云壽笑了笑。

     慶塵感慨道:“你滄桑了很多……怎么有閑心來這里釣魚?”

     李云壽望著龍湖出神的說道:“有時候面對抉擇時,我會坐在這里,想想如果是父親還在的話,他會如何選擇。現在想想,他能將這偌大的李氏經營的那么好,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 李云壽怔怔的說道:“往年里,不管父親多忙,這抱樸樓外下起每年的第一場雪時,他都會帶著我們兄弟姐妹幾個人,在這龍湖邊上打雪仗。自從老七成了騎士之后,他才把打雪仗的固定項目,換成了堆雪人。現在回憶起來,兄弟姐妹們累的半死,跌坐在湖邊看著滿天的大雪落入湖中,真美啊。”

     李云壽看向慶塵笑道:“但我覺得,以后的龍湖雪景,都不會有以前那么好看了。”龍湖里只養了龍魚,當慶塵和李恪把龍魚吃完之后,這龍湖里就沒有魚了。

     李云壽枯坐在這里,只是有點想念自己的父親而已。“這次他會怎么選?"慶塵問道。

     “慶塵,如果他還活著,他也會這么做的,"李云壽轉頭看向身邊的少年:“這不是我或者他做出的選擇,而是李氏這個家族、這個財團做出的選擇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我明白的,”慶塵點頭。

     雖然家長會如今被攔在了澠池橋前,但慶塵并不會覺得李氏的做法有多么‘壞'。

     這已經不是‘好'與‘壞'的定義了。

     而是所有人面對時代的洪流,做出了自己的選擇。李氏有錯么?

     沒有。

     只是彼此的立場不同,慶塵有他要守護的東西,李云壽同樣也有。家長會撤離,是為了收縮回西南。

     利用西南蜀道的地理環境建立防線,這樣是最好的選擇。這樣以來,西大陸的地面機械化部隊很難通行,只能依仗空中部隊…雖然慶塵依然不知道該怎么攔住那些空中部隊,但戰爭就是精確計算的藝術,能削弱敵人一分力量,便削弱一分。

     可是,家長會能走,是因為慶氏的基業并不在中原。李氏是走不掉的。

     李氏有能力獨自面對陳氏和羅斯福王國嗎?沒有。

     這個時候,即便攔下家長會成員的決定可能會撕裂李氏、慶氏的盟友關系,李云壽也必須把家長會、慶氏與他們綁在一起。

     如果放家長會走了,李云壽這個家主當的就不稱職。

     李云壽忽然笑了:“我還以為你坐著兩個小時的浮空飛艇過來,到了以后會大罵出口,但你比想象中的要冷靜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沒什么好罵的,"慶塵回應道。

     李云壽問道:“西大陸真的那么的強嗎?竟然讓你第一時間選擇撤退,而不是打一打。”他很清楚慶塵是個怎樣的人,換做別人,他會覺得這一定是個畏戰的懦夫,但慶塵不同。慶塵的聲望,都是打出來的。

     所以,李云壽第一時間便明白,是西大陸太強了,以至于慶塵都不知道該如何取勝。李云壽說道:“你是去過西大陸的人,給我說說吧,那邊的力量到底怎么樣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"慶塵說道:“首先是空中要塞的數量,西大陸有黑水號、鳳凰號、風暴號、上帝號,四座。而我們只有青山號、權杖號這兩座。再說彼此空中要塞的科技力量,對方是有遠程打擊空中要塞的能力,而我們只有主火力電磁炮……科技是落后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再次是陸地機械化部隊,大家雖然都是兩支集團軍,但對方的外骨骼裝甲配備的更齊全。我們雖然也有外骨骼裝甲,但我們的更多是輔助作用,并沒有攜帶40口徑的榴彈炮。”“最后是超凡者的數量,半神的話,東大陸騎士有兩位,李神壇、顏六元這兩位還不曉得能不能出手,西大陸的話有四個,風暴公爵、黑水公爵、鳳凰公爵、羅斯福國王。”

     “基因戰士,他們有A級,我們卻還沒有。”

     “他們的B級超凡者,也是我們的數倍。”

     此時慶塵還不知道王室已經拿到了毒酒杯,如果算上七具黃金棺里的老怪物,其實西大陸的半神也是碾壓著東大陸的。

     李云壽嘆息道:“當年鹿島和神代到來,確實為聯邦埋下了太多隱患,如果聯邦是一塊鐵板的話,我覺得可以打打看。但現在你這么一說,我都覺得沒有勝算了……其實我也理解你做出撤離的決定,如果是我,我也不會把家長會浪費在一個無險可守的客場,回西南才是最明智的選擇。”

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雙方沉默了,彼此都理解對方沒做錯什么,但問題就出在這里。李云壽忽然問道:“那些因為黑魔法詛咒而遠走他鄉的家長會成員,還能回來嗎?”

     慶塵搖搖頭:“我不確定,目前克制黑魔法的方法,制約性有點大。”“明白了,你也沒什么太好的辦法,"李云壽嘆息道。

     慶塵轉頭直直的盯著李云壽:“李氏沒人去過西大陸,你怎么知道我家長會是因為黑魔法離開的?”

     此時的10號城市已經沒有間諜了,全部被巨人的心靈感知肅清。10號城市也處于通訊靜默的狀態,只有內部的局域網能用。

     所以,李云壽是怎么知道的呢?

     李云壽看著波光粼粼的湖面:“不必用這種眼神看著我,西大陸的人已經來過了,也讓我了解了一下黑魔法的作用。而且,李氏主要成員的姓名,生日,都已經掌握在他們手里。”也就是說不僅僅是家長會的核心成員被對方牢牢掌握,李氏也一樣。家長會還可以暫時躲進黑葉原里,那李氏呢?來得及嗎。

     就算來得及,李氏所有核心成員都離開了,那這群龍無首的李氏也形同虛設了。

     慶塵終于明白,為何李氏會做出攔阻家長會的決定。

     李云壽忽然說道:“如果老爺子還在,一定也會感覺到為難吧。還有李恪那小子,如果結束生死關從火塘出來,聽說了這件事情,也一定會責怪我這個當父親的。長青也在前線打來電話,勸我不要阻攔家長會……可是,人為刀俎,我為魚肉,李氏上上下下41231名嫡系子弟的信息全都掌握在對方手里,奮起反抗固然勇敢,但反抗之后呢?”

     李長青、李叔同、李恪,還有慶塵的那些李氏徒弟,李氏與他之間的羈絆已經太深了。可問題就在于被黑魔法殺死這種事情,實在是太沒有意義的。

     你不是奪取某個陣地的時候犧牲,也不是為了完成某項事業,死在半路上,為事業做出風險。而是你毫無意義的死去,頂多是讓裁決者們消耗了一點精力,僅此而已。

     黑魔法,如今就像是懸在所有人頭頂上的烏云。

     這時,李云壽忽然說道:“慶塵,如果把李氏交給你,你會善待它么。”慶塵一驚。

     李云壽笑了笑:“不是讓你來當李氏家主,而是說,如果李氏放棄自己的基業,隨家長會一起退入西南,會不會遭到排擠?”

     這么做,就意味著李氏將放棄自己在中原的工業基礎、經濟命脈,將李氏所有人的命運都交到了慶氏手上。

     一旦慶氏斷掉補給,亦或是故意孤立,那么李氏就會非常危險。慶塵問道:“為什么會做出這樣的決定?”

     李云壽看著湖面許久:“開玩笑的。慶塵,我最后問你一個問題,你是決心要與西大陸廝殺到底嗎?我們已經沒有勝面了,何必做無謂的犧牲?”

     慶塵說道:“我不會有第二個選擇,因為我不會看著這片土地上的人成為其他人的奴隸。”“明白了,"李云壽點點頭:“回去吧,澠池橋那邊你們想平平安安過去是肯定不行的,想過去,那就打過去,你我要分道揚鑣了。”

     慶塵起身離去。

     李云壽聽著腳步聲遠離,并未起身。

     他只是靜靜的看著湖面,耳邊似乎還回蕩著小時候兄弟姐妹們在這里的歡聲笑語。“老爺子你走的真巧啊,"李云壽笑著感慨道:“你要再多活一年,這些艱難的決定就要你來做了,現在好了,全都落在了我身上,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………"“大哥!”

     “嗯?”李云壽幾乎以為自己幻聽了,但他很快反應過來是真的有人在身后呼喚自己。他回頭看著身后的那個的人,笑著說道:“什么時候來的,怎么連個腳步聲都沒有。”“是你太專心了,”身后的人回答。

     “開始吧,我們沒有時間猶豫了,"李云壽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塵,獨自往抱樸樓走去。回歸倒計時13:00:00。

     一條小道消息從李氏的高層電視電話會議流傳出來,李氏對是否向西大陸開戰一事進行討論,結果以李長青為首的主戰派,與李云壽為首的主和派竟然決裂。

     會議上,李長青要求李云壽開放澠池橋,讓家長會通過。

     然而李云壽斥責李長青為了一個男人,枉顧家族利益,背叛李氏。兄妹二人竟是在會議上爭吵了一個多小時,不歡而散。

     會議之后,李氏后勤部斷掉了李長青一系的所有補給,甚至還取銷了李長青等人的軍銜職務,甚至取消了李長青一系的電子權限。

     一時間,李長青麾下的部隊,竟然連自己部隊里的裝甲車都啟動不了,因為沒有權限!當天下午,李長青部隊只剩下一座青山號空中要塞,在李氏空中艦隊追捕之下,退入西南慶氏,請求政治庇護。

     若不是這空中要塞本身是物理獨立的軍事系統,或許他們連空中要塞都帶不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