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43、服從命令


    會議室里安安靜靜的。

 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當神代云羅輕聲對慶塵做出承諾的時候,意味著什么。

     零問道:“你知不知道這個承諾有多么重?”

     “我知道,”神代云羅笑道:“但這不就是我們回到北方的意義嗎?如果我剛接掌神代財團,結果就被外敵入侵,那我多沒面子?到時候再跟別人喝酒,都抬不起頭來了。”

     慶塵無言。

     神代云羅笑道:“我要去整理防務了,各位安心組織撤離,此戰結束之后我也會帶人去西南與你們匯合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”慶塵回應道。

     零說道:“白銀城剩下的主力部隊還有311艘浮空飛艇,其中81艘A級浮空飛艇,其中有7艘攜帶了彈道導彈,均是戰役級的核常備。而且彈道也不是慣性制導了,在落下之前它會經歷97次彈道微修正,還有,你們現在的預警衛星,也會在今晚被一同擊落……說簡單點,我不認為東大陸聯邦有能力攔截,當然,攔截導彈向來都是所有人頭疼的技術難題。所以一旦它發射出來,必然意味著軍事目標被摧毀……這還是只是白銀城殘部的。”

     “風暴城的部隊,要比白銀城更加兇猛一些,”零看向所有人:“東大陸聯邦如果是一塊鐵板,眾志成城,說不定還能攔下來,現在肯定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 所謂導彈攔截系統,由預警衛星、預警雷達、地基雷達、地基攔截彈和作戰管理指揮控制通信系統五個部分組成。

     大家頭頂現在正環繞著24顆低軌道衛星和6顆高軌道衛星組成紅外天基系統,用來偵測導彈尾焰噴射的紅外輻射。

     如果沒了這些衛星,就意味著你不知道敵人什么時候發射導彈了。

     而尋常攔截,通常都是計算導彈在進入慣性之后的軌道,然后用地對空導彈進行對撞。

     但如果這些彈道導彈全段都是主動式的修正彈道,就意味著彈道不可預測。

     這就是零為什么說,只要導彈發射,就必然落下。

     無法被攔截。

     正說話間,神代云羅那邊響起轟鳴聲。

     這位全息投影里身穿白色狩衣的貴公子轉頭看向不知何處,連他的投影都在晃動著,頭頂還有簌簌的灰塵落下。

     下一刻,窗外有火光突然爆裂開來,將他的衣服與臉頰都映紅了。

     零皺眉問道:“襲擊已經開始了?”

     “嗯,”神代云羅點點頭。

     慶塵看向零:“不是今晚才開始嗎?”

     零看向慶塵:“戰爭哪有定數?風暴城艦隊提前抵達中繼島了,按照打擊順序來看,我們大概還有37秒的通話時間,然后北方的通訊就會斷絕了。我長話短說,西大陸艦隊先遣部隊會最先登陸,他們會去劫掠神代、鹿島的燃料與補給,然后在確定安全后為后方建立防御體系,直到所有艦隊全部抵達。全部抵達后,他們會直接南下,如果抵擋不住的話,10號城市會成為一座廢墟……除非那時候10號城市里沒有了家長會成員。”

     零說道:“他們要的是一座完好無損的大陸,而不是只剩下他們自己的大陸。”

     神代云羅轉回臉頰笑道:“戰爭真的很殘酷啊,但這就是戰爭的藝術。諸位,戰后見。”

     說完,那邊的通訊斷絕了,真的是37秒,不多也不少。

     零說道:“北方的一切軍事基地,應該都成為廢墟了。王國組織和未來組織第一次抵達東大陸聯邦時,他們的真正任務并非是征服,而是發展情報網絡,掌握戰略信息。”

     現代戰爭的恐怖之處就在于,一旦你的信息與位置暴露了,那么幾分鐘之后就會面臨滅頂之災。

     而神代與鹿島過于不爭氣,直接將自己的底牌亮給了敵人。

     原本他們還可以將羅斯福艦隊攔截在大陸板塊之外,現在卻讓對方暢通無阻。

     這時,慶野問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為什么篤定他們會這么做?你甚至了解他們打擊軍事目標的順序。”

     零想了想說道:“因為他們的作戰計劃,就是我制定的。”

     慶野與慶驅愣了一下,他們面面相覷,突然不知道該說什么了。

     只有慶塵覺得理所當然,身邊如果有這么一位人工智能,他也會下意識的讓人工智能來做出最優解。

     慶野好奇:“為什么要最后一步才打擊通訊系統?”

     零說道:“因為要給神代財團向外界發出求援的信號,拉扯你們的守備力量向北方移動,然后更方便打擊。”

     零如今并未向慶塵等人展示過自己的計算能力到底有多么強大,但是,她知道西大陸的軍事力量到底如何,這就是慶塵他們最大的收獲。

     慶塵問道:“如果你是我,你會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“想要讓我指揮,卻又不敢將指揮權交給我?”零似笑非笑的問道。

     慶塵認真且坦誠的說道:“這個責任太重了,我還不能交,但如果事實證明你才是指揮這場戰役的最優解,那我會立刻交給你。”

     慶野和慶驅他們都覺得有點奇怪,因為他們不知道零是誰。

     但慶塵知道。

     這個‘女人’千年前差點毀滅全人類,如今換誰見了她都得有點防備,她被囚禁、放逐了那么久,就算她說自己現在改邪歸正了想幫人類,你能信么?你敢信么?

     而且直到現在為止,慶塵計算出來的結果與零相差不多,還沒有看見本質上的區別。

     零笑了笑也不在意:“無所謂,我只是幫她而已,并不是幫你。說實話,我也有一種想要重新毀滅這一切的沖動,只不過還在克制。”

     說完,她對慶塵說道:“如果我是你,可能會先去找李氏談一談,看看他們到底是什么態度,如果連最后一個盟友都失去了,那就只剩一條路了。”

     慶塵點點頭:“我會的。”

     零拉著壹說道:“走吧,逛逛街去,我們很快就沒有逛街的機會了。”

     壹不舍的回頭看向慶塵,眼睛眨巴眨巴的被拉走了。

     慶塵對慶野說道:“不能所有人全都依靠密鑰之門離開了,開往西南的密鑰之門不夠。分出一半人利用交通工具,走陸路遷移。而且不能只撤離家長會成員,還要撤離重要的工業人才,以及那些我們接應過來的科學家。當所有人撤離之后,其他城市的家長會成員除情報人員以外,也集中到這里撤離。”

     慶野說道:“車輛是不夠的,能在荒野上跑動的柴油車輛沒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 “那就徒步走過去,”慶塵堅定的說道:“這一次,級別高的放棄密鑰之門。”

 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回歸倒計時28:00:00。

     長街上,那些排著隊的家人忽然有一半人收到信息,他們先是錯愕,然后默默的拿著自己行李走出隊伍。

     彼此按照序號和編制重新排隊,快速往城外走去。

     有還在密鑰之門隊伍里的家人疑惑道:“你們去哪?”

     有人回頭笑道:“我們接到命令,密鑰之門撤離的速度太慢了,得有一半人徒步前往西南五城報道。”

     “等等,你們是紫色家人、藍色家人啊,你們級別高,應該你們走密鑰之門才對。”

     那些背著行囊往邊境閘口走去的紫色家人笑著揮揮手:“服從命令。”

     三十多萬人突然開始了一場漫長的遷徙,此時還是炎熱的夏季,烈日當空,沒走多遠就會渾身衣服濕透。

     然而他們也沒抱怨什么,只是用組織里教的方法,拿出一件短袖疊成簡單的防曬帽,繼續前進。

     10號城市的居民們看著這些離去的人,忽然有人說道:“我不相信這樣一支隊伍會懦弱的不敢應戰,他們一定還會回來。”

     三十多萬人分成了上千隊,每一隊都有一位高級別家人帶隊,一隊330人,排成長長的隊伍。

     從天空中俯瞰,他們就像是一條條長龍,在大地之上蜿蜒前進。

     沒有人掉隊,也沒有人逃跑。

     此去西南,總共2300公里,他們就像是用雙腿丈量著自己將要失去卻終將奪回的大好山河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北方神代財團B19軍事基地里,神代云羅站在指揮部看著外面的滿目瘡痍,轉頭對高橋涼介問道:“通訊已經全都斷絕了嗎?”

     高橋涼介凝重的點點頭:“截止通訊斷掉之前,能統計到的是我們遭受了合計712枚常規遠程導彈襲擊,幾乎覆蓋了我們所有軍事設施,只有少部分來得及撤離。好在浮空飛艇都起飛了,還有一戰之力……但是不會再有補給,也沒有援軍。”

     神代云羅笑了笑:“也不知道那全息投影里的女人是誰,竟然不早點提醒我們,太過分了嘛。”

     “長官,你現在還的笑得出來?”高橋涼介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 “怎么,”神代云羅笑瞇瞇的反問:“難道哭一場就可以把西大陸的人給哭走嗎?走吧,上浮空飛艇,所有浮空飛艇集結,我們在海灣準備迎敵。”

     一旁的武藤鷹忍了很久,終于開口說道:“其實我們可以向西南方向逃離,從那里穿過海岸線,去海上找一座島嶼休養生息。我覺得,我們沒必要為這個聯邦一起陪葬。”

     “然后奪舍自己的子孫,活得長長久久?”神代云羅反問。

     武藤鷹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神代云羅拍了拍他肩膀:“我可不能那么做,慶塵把這件事情交給我了,我就要做好。還有,我當著那么多人的面立了軍令狀,結果二話不說的逃跑了?我也是要面子的嘛。真要跑了,以后跟人喝酒的時候還怎么抬得起頭?到時候人家指著我的鼻子說,看,這就是當初那個逃兵……好丟人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