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8、現在輪到我們了


    “你們收集這些001號禁忌之地的物種,是要干什么?”大忽悠提出了他的疑惑。

     慶塵回答道:“我們要尋找制作A級基因藥劑的方桉。”

     “就為了A級基因藥劑,如此興師動眾嗎,”大忽悠不解:“你現在應該已經是聯邦里少數當權者之一了吧,聽我一句勸,權力、金錢、名利、欲望,對于一個人的人生來說并沒有那么重要,千萬不要為了這一切不擇手段。

     大忽悠是真的在關心慶塵,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,只覺得慶塵也和其他來到001號禁忌之地的人一樣,拿走這里的東西,只為了換取外界的世俗欲望。

     慶塵笑著搖搖頭:“我并不在乎那些東西。”

     “嗯?”大忽悠疑惑:

     “你說的和你做的,有些矛盾。”

     慶塵見物種已經收集完畢,便起身告辭:“各位前輩,我確實對各位心存敬意,但如此冒犯也逼不得已,我沒時間跟你們慢慢相處感情,讓你們慢慢了解我了。當年你們為了人類存續,做了你們該做的事情,如今輪到我們,我們也是在做我們該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慶塵:“彼此今日別過,后會有期。”

     說完,他便帶著巨人們走進密鑰之門,回到了10號城市。

     大忽悠愣在原地:“現在輪到你們了······?”

     他好像大概明白聯邦現在的處境了。

     這少年來游樂園里拼死拼活的通關,拿走獎勵、拿走物種,全是為了某場名為守護的戰爭。

     當年,他們也是為了這種事情,才在戰場上拋頭顱灑熱血。

     他們身后,大忽悠和張小滿等人依然坐在篝火旁,有人忽然說道:“我其實還挺喜歡他的,不知道為什么,遇到他就像當初遇到了少帥一樣,莫名就有這種感覺。”

     “他會不會是任小粟轉世投胎的人啊··……”2“笑死,任小粟現在根本不會死····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但咱們二十多萬人,生殺大權也不能隨隨便便交給別人。知人知面不知心,還是得搞清楚才行。”

     大忽悠沉思片刻,他回頭大喊:“去,先去特么把負責游樂園的人給我找來,我要問問里面都發生了什么事。張小滿,你去薅幾個采藥客過來,告訴他們,只要說出我們想要的信息,藥材我們有的是。”

     英靈們快速動了起來,有人去了001號禁忌之地的邊界,尋找采藥客。

     有人來到英靈神殿里,撞響了殿內的那口大鐘。大批散落在001號禁忌之地里的英靈,聽到鐘聲紛紛往回趕來。

     神殿內,大忽悠聽著負責游樂園的英靈說道:這小子特別邪門我們就在暗地里偷偷看著,他竟然真的扛著皮劃艇從頭玩到尾···……”

     “還有船槳,臥槽,在碰碰車區里拿著船槳揍人真是太兇狠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還真是跟任小粟一個尿性啊···……”

     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,將慶塵所做的事情全都說出來,包括那場半神之戰。

     只是即便如此,他們對慶塵的了解依然很少。

     直到天快亮的時候,張小滿才帶著幾個蒙了眼睛的采藥客進來。

     大忽悠當先問道:“我只問幾個事情,事成之后你們想要的藥材,都可以帶走。”

     采藥客趕忙點頭:“您問您問。”大忽悠問道:“慶氏的半神是誰?”

     “慶準啊,”采藥客回答,如今聯邦還沒多少人知道慶塵已經半神。

     大忽悠說道:“原來叫慶準······他現在在慶氏是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 “誒?”采藥客傻了:“他沒有身份啊,先前在002號禁忌之地外面,化身一刻鐘的神明,殺了兩位半神之后就死去了。”

     當時陳余其實并沒有死,但聯邦人還是堅持認為,慶準是一戰殺了兩位半神的。

     “死了?”大忽悠拔高了嗓門:“我特么幾個小時以前才剛剛看到他。”

     “大哥你別嚇我們啊,”采藥客嚇住了:“你們還能看見死去的人?

     “不對不對,”大忽悠搖搖頭:“說的肯定就不是一個人!我問你,慶氏還有沒有誰天天帶著一群巨人打群架?”

     “您說的······是慶塵吧!您早說帶著一群巨人打群架,我們就知道了,鹿島都快被他們打崩個球了···“他是慶準的弟弟啊,他也半神了嗎?!”

     大忽悠等人面面相視,鹿島他們知道,也挺煩的老是拉著一些平民來探索001號禁忌之地。

     “說說,這個慶塵以前都做過什么事情?”大忽悠問道。

     一位采藥客笑了:“這您可問對人了,我是他粉絲啊,這些年有關他的消息我從不錯過!”

     一群金光閃閃的英靈就這么坐在神殿里,就像當初巨人們聽黑蜘蛛講故事一樣,他們也認真聽著采藥客講故事。

     只不過,采藥客講的更詳細,從18號監獄一直講到如今與羅斯福王國廝殺······家長會是很注重輿論宣傳的,所以慶塵在西大陸做的轟動事件,都會被拿出來廣而告之,確立他們的正統抗爭地位。

     大忽悠等人從早上聽到了晚上,直到采藥客終于講不動了,這才作罷。

     直到這一刻,他們才明白慶塵為什么會說“現在輪到我們了”。

     張小滿一驚一乍的說道:“哇,早知道是跟西大陸干仗,我當時就同意他收容英靈神殿了,都是大忽悠你個老幫菜非要待價而沽,現在好了吧,錯過了和西大陸打仗的機會!”

     大忽悠翻了個白眼:“你他娘的昨天可不是這么說的。”

     這時,有人說道:“他現在癌癥應該已經無法治療了吧,他還是帶著傷來這邊的,就為了給10號城市找A級基因藥劑。”

     其他的英靈們也沉默著。

     事實上他們這些參加過最后一戰的人,聽到慶塵的傳奇經歷后,就感覺像是在見證一個新的神明在崛起一樣。

     即便他們見過大風大浪,也會發自內心認為,慶塵做過的事情、正在做的事情,是他們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 拿他們和慶塵對比沒有意義,要拿任小粟和慶塵對比才行。

     “任小粟比他更勇,但他比任小粟更有心計,”大忽悠說道:“沒有優劣,兩個人雖然都很賤,但性格其實是截然不同的風格。”

     “確實。”

     大忽悠轉頭看向采藥客:“你們不會是家長會成員安排在禁忌之地邊緣的吧?”

     按照慶塵的行事風格,很有可能安排幾個說客提前等著給他們講故事啊。

     雖然慶塵自己向來不承認,但西北軍英靈都對慶塵有了一個初步的印象:算無遺策。

     采藥客笑著解釋道:“我們都是預備家人,現在黑市里你想賣東西,沒個預備家人的身份是絕對賣不成的。但我們不是他們安排好的,大家打交道十多年了,也不是第一天才認識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也對,”大忽悠點點頭:“小滿,送他們出去吧,給他們一人準備一筐藥材帶出去,各位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辛苦不辛苦!”

     “那咱們現在怎么辦?”張小滿問道。

     “還能怎么辦?”大忽悠想了許久:“他應該還會再回來的,在他回來之前,咱們該干嘛干嘛。”

     他們認可慶塵做的事情,但慶塵把他們給搶了也是事實······英靈神殿里安靜了片刻,緊接著又響起喧鬧的聲音:“買定離手啊,押大還是押小!”

     “鹿島那邊的戰役怎么樣了?”慶塵在10號城市衛戍部隊的會議室里問道。

     小七換上了一身軍裝,認真匯報道:“他們現在三城盡失,不少有錢、有權的人紛紛跑到神代、李氏申請政治避難,結果神代和李氏都拒絕了,神代云羅那邊更絕,還專門在荒野上派出了一支部隊,負責勸返那些逃難出來的鹿島大人物。”

     “勸返?”慶塵疑惑。

     “就是······在路上抓住他們,然后幫忙送回鹿島這邊來,”小七忍笑說道:“有些人不愿意回來,就幫他們回來。”

     硬核勸返。

     他不想體面,就幫他體面。

     這些人暫時還不能死,他們得幫助家長會重新梳理北方鹿島三座城市的權力結構,并上交他們的財富。

     家長會現在已經開始公開收集這些人的罪證了,未來會將這些人全部列為戰犯:鹿島和神代曾經確確實實幫助了羅斯福王國入侵聯邦,打開國門。

     “鹿島的部隊呢?”慶塵問道。

     “鹿島的部隊也被慶野他們打廢了,”羅萬涯說道:“銀杏山上那位老爺子準備的很充分,我們在城市里動手的同時,慶忌、慶野幾位直接去了鹿島軍事駐地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”慶塵點點頭:“李氏那邊有什么動向嗎?”

     “他們在積極布防,但防御的方向······是我們,”羅萬涯嘆息道:“如今家長會動作太大了,他們產生了危機感。”

     “這也是可以理解的,”慶塵說道他看向身后正做著會議紀要的李可柔:“讓慶坤走一趟李氏,我們必須團結起來。”

     李可柔點點頭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 這時,慶塵終于說到了重點:“大羽和Zard失聯多久了?”

     “從這次穿越的凌晨4點開始,他們發消息說準備跑路,然后就再也聯系不上了,”羅萬涯面色凝重的說道:“他們應該是出事了。7號城市里的家長會成員一直在盯著陳氏家主的莊園,他們并沒有從里面出來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沉默著,事情發展超出自己計劃,大羽和Zard身陷險境,幾乎可以說是他的主要責任,雖然奪權是大羽自己的事情,但事情起始是他要求大羽和Zard回去的。

     羅萬涯這時候說道:“現在陳氏內部一直宣稱陳余已經被你殺死了,陳余派系的黨羽如今已經有了分崩離析的跡象·……”

     說這話的時候,他的眼神就一直往慶塵身邊瞟。

     會議室里忽然安靜下來,因為那位陳氏半神,此時就正襟危坐在慶塵旁邊,姿勢端正的就像是剛去上學的小學生一樣。

     當初大家看見慶塵帶著陳余的時候,全都倒吸一口冷氣。

     他們想過慶塵面對陳余,只要晉升了一定能有驚無險的獲得勝利,但他們實在沒想到,慶塵竟然還能把陳余變成提線木偶的傀儡··……

     太狠了。

     陳余目不斜視,心里卻已經把慶塵罵上天了,他現在就像一個寵物似的被人參觀,旁邊的陳傳之們還罵個不停。這比死了還難受。

     有陳余在,陳氏的局面就還有挽回的余地。

     既然家長會無法通過陳氏家主控制陳氏,那就通過陳余··慶塵說道:“從現在開始,封鎖我還活著的消息,再過一天,開始散布我已經被陳余殺死的消息。陳氏很多人知道我有提線木偶,只有我死了,他們才會相信陳余還是陳余······給我辦一場葬禮也沒關系。”

     羅萬涯點點頭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 但問題是,如果大羽和Zard也被變成了傀儡怎么辦?那就太惡心了!

     這時,慶塵忽然看向小七:“秦書禮現在關押在哪里?帶我去見他······我要實驗一個事情。”

     所有參會人員走進10號城市的秘密監獄,慶塵站在囚室外面,冷冷的看向對方。

     “秦書禮'愕然的看向慶塵身邊的陳余:“就這么點時間,外面變天了啊。”

     慶塵看向身邊的巨人:“這個傀儡知道我去001號禁忌之地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 巨人搖搖頭。

     慶塵平靜分析道:“我猜,如果距離太遠的話,傀儡之間傳遞消息也得依靠現代通訊工具,并不能時時刻刻意念相通。10號城市里的傀儡,此時還不知道我去了001號禁忌之地里的事情,你的主體······應該在7號城市。”

     秦書禮微笑:“隨你怎么猜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 不過他轉念一想,然后哈哈大笑著說道:“我明白了,你設計勾走陳余,同時一定派了陳羽和Zard前往陳氏······他們現在一定已經失聯了吧?!”

     “或許等會兒你就笑不出來了,”慶塵平靜說道:“開門。”

     牢房門打開下一刻,秦書禮看見陳余拿著一支注射器走到他面前,按住他,開始一管一管的抽取血液。

     慶塵默默的看著一管一管的黑血被抽出來,秦書禮的表情先是從驚愕,再到震驚。

     他難以置信的看向慶塵:“這是什么東西?我為何沒聽說過這個禁忌物!”

     慶塵平靜說道:“你沒聽說過的事情,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 8管血液抽完,秦書禮的表情從瘋狂,漸漸轉為茫然:“我怎么在這里?”

     慶塵看向巨人:“怎么樣?”巨人點點頭:“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 說到底,被制成傀儡的人,也不過是被人控制了精神。

     傀儡師難道還能比李神壇更厲害嗎?肯定沒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