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26、造影


    當金鐵交鳴開始后,魔術師打響了響指。

     整個游樂園的世界開始變得光怪陸離,那些你曾經殺過的人,厭棄過的人,喜愛過的人,都開始一個個從黑暗的陰影里走出來。

     他們不知從何而來,也不知為何而來。

     當他們出現的那一刻,你的世界在虛幻與現實之間,顛倒了。

     曹巍,神代云合,白銀公爵,黑騎士團,一個個人影陰魂不散的擋住慶塵。

     他們面色慘白,眼眶卻是深邃的黑色,看起來格外滲人,仿佛剛從陰間爬出來。

     “你為何殺我們?”

     “因為該殺,”慶塵平靜說道:“就算人生重來一遍,就算人生重來一萬遍,你們也一樣要死。我還以為會有什么花樣,我還以為你會像問心一樣那么難對付……你們也配跟問心比?滾開!”

     慶塵如同穿過一片虛無似的從他們身上走過去,但他發現,鬼孩子是無法穿過人墻的,于是他又回過身去,用自己已經殘破的身體,硬生生拱開所有鬼影:“麻煩讓一讓。”

     曹巍等人竟真的讓了。

     慶塵對鬼孩子仔細叮囑道:“跟緊點,外面壞人多,別被人拐跑了。現在人販子可猖獗了,有一個算一個的都得把他們抓去坐牢。”

     平日里的慶塵沉默寡言,此時的慶塵卻像是另一個極端……話嘮。

     他看向頭頂:“今天的月亮可真圓啊。”

     也真亮。

     可是,如此明亮的月亮即將升到頭頂,就像正午時分的日晷針幾乎看不到影子一樣,這座鬼屋迷宮里的影子要消失了。

     影子消失。

     路也會消失。

     到時候他就只能像一個傻子一樣,全憑這一身殘缺的軀體在迷宮里亂跑。

     沒有了那一扇扇暗影之門,六位半神畫作足以將他逼死。

     只剩下一個小時就要回歸,他卻恰好遇到了絕路。

     陳余也是算準了這一切,于是內心沒有絲毫波瀾,任由慶塵再折騰著有影子的最后20分鐘。

     兩位伏魔金剛在外圍卡著‘擠棋棋盤’上的防守點位,穩扎穩打的配合著飛天神女將慶塵逼入死角。

     不得不說,陳余的是一位優秀的棋手,即便沒有影子消失的那段時間,他也早晚會把慶塵殺死在迷宮里。

     那棋盤上伏魔金剛點位,根本容不得慶塵再自由穿梭。

     慶塵如同象棋盤上的小卒子,被雙車雙馬雙炮封死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 一旦彼此遭遇,陳余便可以利用半神與A級之間鴻溝般的差距,對慶塵進行碾壓,就算慶塵是騎士,就算他吃了龍魚、喝了境山茶、搶了陳余的紫蘭星。

     依然沒有用!

     如今的慶塵左肩、右肩、左臂、右臂已經全部粉碎性骨折,一絲反殺陳余的可能都沒有。

     偌大的、橫貫禁忌之地方圓百公里的迷宮,卻容不下慶塵一個人!

     其實陳余可以等的,他可以像貓抓耗子似的,在這里玩個一天一夜把慶塵耗死,或者把慶塵抓住審問成神之秘。

     但他此時心中也滿是殺意,就像小鎮上那個提著刀要殺人的漢子一樣,殺紅眼了。

     他知道慶塵是時間行者,他無法確定慶塵在穿越回去的七天里會不會又有什么奇遇,所以,他必須利用11點20分,到零點之間的這段沒有影子的時間,殺死慶塵。

     絕不留手!

     這時,陳余看向身旁的陳傳之:“如何?騎士下一代就要葬送在這里了。”

     陳傳之沒有說話,而死去的李秉熙忽然出現,他陰慘慘的說道:“陳氏半神名不虛傳,只是當初在002號禁忌之地外,你為何殺不了慶準呢?你若當時殺了慶準,我也就不用死了,你的畫作也不會丟。”

     陳余高聲駁斥道:“他已經是一刻鐘的神明了,凡人如何弒神?”

     李秉熙陰惻惻的冷笑道:“你也知道他是神,而你還只是一介凡人。記得他說過什么嗎,他是你這輩子都越不過的高山,他要讓你想起他,就會感到畏懼。陳余,你的修行路在那一刻就斷了。他把你留給了他弟弟,你就是他弟弟最好的磨刀石。”

     陳余冷笑:“他弟弟就要死了,我讓你親眼看看他弟弟怎么死。”

     “他會穿越回去晉升半神,然后像當年李叔同打敗你父親一樣,打敗你。”

     陳余面色凝重如水:“他憑什么穿越回去?這鬼屋迷宮的影子都要沒了,他憑什么穿越回去?”

     鬼屋迷宮里、外的兩個人,都因為觸犯了游樂園的規則,陷入了精神污染的陷阱里。

     只不過,慶塵是從漂流區就開始了。

     而陳余依仗著半神的實力,硬生生扛了許久。

     游樂園到底有沒有規則?沒有。

     準確說,是沒有禁忌之地那樣的、近乎抹殺的規則。

     如果是禁忌之地的規則,陳余反而不會有事了。

     那些對于普通人來說是‘抹殺’的規則,陳余卻可以隨時騎著青牛離開禁忌之地,就算禁忌之地里的神奇生物朱雀、青山隼,也未必能拿他有什么辦法。

     但它有沒有懲罰?有。

     一旦觸犯它的規矩,就會一步步掉進李神壇設置的心理暗示陷阱里。

     所以,曾經在這個游樂園里受到懲罰的人,都是被李神壇所殺,不是被規則所殺。

     只不過惡魔耳語者那種詭異至極的殺人手段,讓所有人都以為那是規則。

     陳余來到游樂園之后,李神壇的催眠想要直接對他生效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 但兩位半神隔空交手之后,終究是陳余棋差一招,被李神壇拉入泥潭和深淵。

     超凡者的世界如同一座大廈,陳余這位半神就是站在這座大廈天臺上的人,高處不勝寒,已經沒有什么對手了。

     可是李神壇、顏六元這兩位半神之上的半神,就像是籠罩著大廈的兩朵烏云。

     他們很少出手,在建成這座游樂園之后便紛紛陷入幾乎不可逆轉的沉睡。

     但他們一直在。

     對于半神陳余來說,李神壇出手反而比禁忌之地的規則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 這時,陳余操控著六位半神畫作,瘋狂的逼迫著慶塵躲入迷宮一角。

     月亮緩緩挪動到了正上空,迷宮里的陰影道路消失了。

     也就是這個時候,慶塵忽然聽到身后有人問道:“哥哥,你看到我媽媽了嗎?”

     慶塵豁然回頭看向身后的鬼孩子,那鬼孩子卻不知何時褪去了臉上的慘白,就像是一個正常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 它不再是鬼孩子了,而是小時候的慶塵自己。

     這個在黑暗滑梯里呼喚自己回家的鬼孩子,就是那個他抹不去的傷痕。

     慶塵笑了:“我說怎么總覺得你眼熟,原來你就是我心里的自己。難怪一旦你被守宮蜥蜴吞噬,我就會被李神壇奪走潛意識。”

     小孩子沒有接話,只是自顧自的問道:“哥哥,你看到我媽媽了嗎?她說去給我買冰糖葫蘆,結果不見了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愣了一下,那是他第一次被張婉芳拋棄的午后,他從中午等到日暮,等到有人詢問,等到有人報警。

     直到夜晚才等到媽媽回來。

     媽媽說迷路了,但慶塵那時候其實就知道,自己已經被拋棄過一次了。

     慶塵笑了笑,蹲下身子摸著小孩子的腦袋說道:“乖,跟哥哥走吧,那個媽媽不重要。哥哥可以給你一切,你想要的一切,修行路、權力、金錢。”

     小孩子甩開了他的手,放聲大哭:“我要媽媽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沉默的蹲在原地,他忽然懷抱住小孩子:“別哭了,以后你會遇到一個很好很好的師父,你會有一天穿越到一個叫18號監獄的地方,那里會有你的哥哥在黑暗里偷偷看你。你雖然會經歷一些挫折,但人生會好起來的。”

     “真的嗎?”小孩子問道:“哥哥,你放下了嗎?”

     慶塵笑道:“放下了……這問心,我走過一遍了。我現在反倒放心一些了,這問心我過得去,但陳余心里的那個坎兒,怕是過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 說著,他站起身來看向身后,慶準正笑吟吟的靠在迷宮墻上:“好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 慶塵認真說道:“哥,謝謝你,你是陳余這輩子都過不去的高山,這一戰他必死無疑了。這問心,我過得去,他過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 當金鐵交鳴之后,所有陷入精神污染的人都將進入更高層次的催眠。

     而這個催眠狀態,與問心極為相似,又或者說這就是另一種問心也不過分,所以才會有那么多人死在這里。

     這一刻,慶塵終于知道師父李叔同是怎么闖出去的了,因為他們騎士從踏上修行之路的那一天起,就已經破了心魔。

     李叔同闖得出去,陳余在金鐵交鳴之前或許也能出去,但現在絕對出不去了。

     慶準笑著問道:“你來這里,是擔心自己沒有十足的把握對吧,你知道這里留著李神壇、顏六元、任小粟的力量,所以想要借力打力,用他們的力量來對付陳余。就算自己無法突破半神,也說不定有機會將陳余留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 “嗯,”慶塵點點頭:“但意外太多了,我也沒想到自己一進門就陷入了精神污染。當然,我也還沒到真正的絕境,我還有機會。”

     慶準笑吟吟的說道:“不愧是我弟弟,可你現在神智已經即將崩潰,雖然你過了問心,但你每分出一個鬼影來,都會削弱你自己的精神意志……你看看你身后,已經跟著六百多個鬼了……當它們分到一千個,你的意識或許就會泯滅在這無限分裂之中。”

     這就是李神壇的殺人手段了:

     你動手殺掉自己看見的一個鬼,其實是抹殺了自己一段精神意志。

     就算不殺,放任不管,它們也會繼續分裂下去,把你的精神意志分裂成一千份,直到你失去自己的主導權,成為一千個人格的集合體。

     就像是精神分裂一樣,只是人類歷史上還從沒有人分裂得這么嚴重過。

     殺人手段是如此的詭異,令人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 慶塵笑道:“我很快就能回到表世界了,到那里,我可以用裹尸布,我可以用注射器。”

     “好辦法,”慶準點點頭:“可你該怎么回去呢?你看,他們來了。你的路,沒了。”

     慶塵抬頭看向天上飛來的神女,她們一個個握著紅綢帶,毫不猶豫的朝他奔襲而來。

     慶塵的左右兩側,兩位伏魔金剛也已經分別圍攻過來。

     他就站在戰場的中心,諸天神佛殺來!

     殺!

     然而就在此時,慶塵嘴角露出一絲笑容:“不是只有月亮和太陽才能造影。”

     千鈞一發之際,卻見降魔杵奔雷而至,紅綢帶如長鞭席卷。

     重重危機之外……一道金色的雷霆落在戰場之外。

     超導世界雷霆法爺的D級技能,雷霆一擊。

     其實這玩意對半神來說根本沒什么傷害,但有沒有傷害不重要,重要的是它有光。

     有光就有影。

     剎那間,雷霆一擊的光芒在慶塵對面的迷宮墻背后綻放,迷宮墻的影子瞬間將慶塵吞沒!

     慶塵垂著雙臂,笑意盈盈的看著面前神女:“陳余,我必殺你。”

 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 降魔杵和紅綢帶落下,彼此交擊在一起發出震耳欲聾之聲,可這一切攻擊的中心……慶塵,卻不見了!

     雷霆一擊的光芒來得快,去得也快,便是那光芒一閃爍的功夫,暗影通道再次打開、關閉,慶塵的身影到了四百米之外!

     雷霆不斷綻放,這D級技能對雷漿消耗極少,慶塵先前專門留了一個神切沒用,就是為了等這一刻!

     數道雷霆交替落下,僅僅三個呼吸的時間,慶塵腳都沒有踏出去過一步,人卻已經到了戰場的數公里之外!

     這一次,不論六位半神畫作如何追趕,都再也摸不著慶塵的任何一根汗毛。

     慶塵體內的雷漿最少還能支撐數十道雷霆一擊,這就是他自認為足夠撐到回歸那一刻的底氣!

     瘋狂的圍殺開始了,可不論半神畫作如何努力,都毫無作用。

     鬼屋迷宮之外的陳余已經殺紅了眼,卻見他撕掉自己的袖子,露出自己的雙臂來。

     那雙臂上赫然是兩幅水神共工的紋身!

     陳余以大拇指指甲為刀,生生將自己的皮膚割裂,卻見兩尊水神沖天而起,朝鬼屋迷宮的天空中飛去!

     陳氏畫師的畫作容易被毀、被偷,甚至被自己人暗算,于是百年前陳氏內出現了一位驚才絕艷的畫師,將畫作畫在了自己身上,每日以鮮血滋養!

     就像秦笙為騎士開辟了新路一樣,這位陳氏畫師也為后人開了一條新路,本命畫作!

     這也是陳余先前之所以敢一口氣擰碎六幅畫作的原因,因為他還有底牌!

     這時,兩位水神共工已經飛達慶塵頭頂,洪水傾瀉而下,竟是覆蓋了方圓數公里!

     這水是王水,血肉之軀沾上便會皮膚潰爛,血肉融化,白骨消解!

     可是,洪流中,慶塵的身影再次消失。

     這一次,慶塵站在原地不動了,他笑著抬頭看向那兩尊水神:“七天后,等我殺你。”

     倒計時歸零。

     回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