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、想等的人


    第一卷。

     夜的第一章:奏鳴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2022年,秋。

     淅瀝瀝的小雨從灰色蒼穹之上墜落,輕飄飄的淋在城市街道上。

     時值秋季,時不時還能看到沒打傘的行人,用手擋在頭頂匆匆而過。

     狹窄的軍民胡同里,正有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,與一位老爺子對坐在超市小賣部旁邊的雨棚下面。

     雨棚之外的全世界灰暗,地面都被雨水沁成了淺黑色,只有雨棚下的地面還留著一片干燥地帶,就像是整個世界都只剩下這一塊凈土。

     他們面前擺著一張破舊的木質象棋盤,頭頂上是紅色的‘福來超市’招牌。

     “將軍,”少年慶塵說完便站起身來,留下頭發稀疏的老頭呆坐著。

     少年慶塵看了對方一眼平靜說道:“不用掙扎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我還可以……”老頭不甘心的說道:“這才下到十三步啊……”

     言辭中,老頭對于自己十三步便丟盔棄甲的局面,感到有些難堪。

     慶塵并沒有解釋什么,棋盤上已殺機畢露,正是圖窮匕見的最后時刻。

     少年面孔干凈,眼神澄澈,只是穿著樸素的校服坐在那里,就像是把身邊的世界都給凈化的透明了一些。

     老頭將手里舉起的棋子給扔到了棋盤上,棄子認輸。

     慶塵旁若無人的走進旁邊超市的柜臺里,從柜臺下面的零錢籃子里拿了20塊錢揣進兜里。

     老頭罵罵咧咧的看著慶塵:“每天都要輸給你20塊錢!我上午剛從老李老張那里贏來20塊錢,這會兒就全輸給你了!”

     慶塵揣好錢,然后坐回棋盤旁邊開始復盤:“要不是他們已經不愿意跟我下棋了,我也不至于非要通過你來贏錢。你需要面子,我需要錢,很公平合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就吃定我了是吧?”老頭嘟囔道:“算命的說我能活到七十八歲,我現在才五十,這要是每天輸你20塊錢,我得輸出去多少錢?”

     “但我還教你下象棋去贏回面子,”慶塵平靜的回答道:“這樣算下來你并不虧。”

     老頭嘟囔道:“但你這兩天教的都是些沒用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 慶塵看了他一眼:“不要這樣說自己。”

     老頭:“???”

     老頭沒好氣的將棋盤重新擺好,然后急切道:“行了行了,復盤吧。”

     這一刻,慶塵忽然低頭。

     那剛剛流逝過去的時間,像是從他腦中回放一般。

     當頭襲來的炮,楚河漢界上的悍卒,在腦海里一一回蕩。

     不止這些。

     還有下棋時從他們身旁路過的大叔,手里提著剛買的四個燒餅,剛出爐的燒餅暈開一些水汽,在透明塑料袋里染上了一層白霧。

     穿著白色裙子的小女孩撐傘走過,她小皮鞋的鞋面上還有兩只漂亮的蝴蝶。

     蒼穹之上,飄搖的雨水落在胡同里,晶瑩剔透。

     胡同盡頭,103路公交車從狹窄的胡同口一閃而過,有一個穿著米色風衣的女人舉傘奔向公交車站。

     腳步聲,雨水匯入路旁窨井蓋時的流水聲,這些嘈雜的聲音反而顯得世界格外寂靜。

     這一切,慶塵都不曾忘記,雖然回憶起來有些困難。

     但困難,不代表不可以。

     這古怪的記憶力,是慶塵與生俱來的天賦,就像是他隨手從時間長河里抽取了一條存檔,然后讀取了那片存檔磁條里的畫面。

     慶塵忍住大腦的眩暈感,捏起了棋盤上的棋子。

     老頭頓時不說話了,雙眼全神貫注的盯著棋盤,每局之后的復盤也是賭局約定條款。

     慶塵負責教棋,老頭輸錢之后學棋。

     這一幕有些詭異,慶塵沒有少年人面對長者時應有的謙虛與靦腆,反而像是老師一樣。

     對方也并不覺得這有什么。

     “紅方炮二平五,黑方的炮八平五,紅馬二進三,黑馬八進七,紅方車一進一,黑方車九平八……”慶塵一步步挪動著棋子。

     老頭眼睛都不眨一下,前面都是正常開局,可他想不通怎么到了第六步,自己明明吃了對方的馬,卻突然陷入了頹勢。

     “棄馬十三招的精髓就在于第六步的進車棄馬,這是撕開防線的殺手锏,”慶塵靜靜的說著:“你前天和王城公園里那個老頭下的棋我看了,他喜歡順跑開局,你拿這棄馬十三招打他沒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 對面的老爺子陷入深深沉思,然后小聲問道:“真能贏他?”

     “一個星期內學會我教你的棄馬十三招,你就可以把面子找回來了,”慶塵說道:“畢竟……他下的也不怎么樣。”

     老頭面色上露出一絲喜色。

     但他又突然問道:“學一個星期能贏他,那我學棋多久可以贏你?”

     雨棚之下,慶塵認真思慮起來:“算命的說你能活七十八歲嗎……那來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 老頭面色一滯:“你少說兩句我說不定能活到七十九……咦,你這會兒應該在上晚自習啊,今天怎么放學這么早?”

     他知道慶塵是高二學生,今天周二,所以兩條街外的十三中這時候應該正在晚自習。

     慶塵想了想回答道:“我在等人。”

     “等人?”老頭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慶塵起身看向雨棚外面的細雨,目光飄搖在雨幕中。

     老頭說道:“慶塵你小子下棋這么厲害,怎么不去參加象棋比賽?你不是說你缺錢嗎,得了冠軍也有錢拿啊。”

     少年慶塵搖搖頭:“我只是將許多棋譜都記在了腦子里而已,并不是我下棋有多么厲害。記憶力并不代表分析能力,跟你們下下還行,真遇上高手就露怯了。我的路不在這里,下棋只是暫時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全都記在腦子里……”老頭感慨了一下:“我以前覺得,過目不忘這種事情都是別人瞎編的。”

     雨緩緩停了。

     就在此時,老頭忽然發現慶塵愣了一下,他順著少年的目光,朝著軍民胡同盡頭看去,正巧看到一對夫妻牽著一個小男孩走來。

     中年女子穿著精致的風衣,手里提著一個蛋糕盒子,盒子上系著紫色且好看的緞帶。

     灰蒙蒙的世界也擋不住三人身上的喜悅神色,慶塵轉身就走,留下老頭坐在福來超市門口的雨棚下輕聲嘆氣。

     中年女子看到了慶塵的背影,她開口喊了慶塵的名字,但慶塵頭也沒回的消失在了胡同的另一端出口。

     胡同兩邊的墻很舊了,白色墻壁脫落后,留下一塊一塊斑駁的紅磚模樣。

     慶塵要等的人來了,但他又不想等了。

上一頁
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