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9章 雙生子


    而沐天恩的所有東,都是許蘭盈給丟了,不允許這個家里有一點的屬于沐天恩的東,哪怕是一頭發也是不成,終于的,這上沒有這個人了,他們抹去了這些存在,可是心中的呢,又要用怎么樣的一種方法抹擦?

     沐天晴到了房間里面,將自己的背靠在了門上,也是緩緩的滑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“我有錯嗎?”

     “我只是想著而已,我也只是想要過的幸福而已。”

     你說你走就走,為么還要懷一個孩子,你讓這個孩子生出來,讓我怎么自處,讓我一輩子都要在你的陰婆婆下,讓人都道,我是小三嗎?

     可是這本來就是我的,就是我的啊。

     抱著自己的頭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 是算計了,甚至換了自己的藥,就是不想讓那個孩子生出來,可是沒有想到,沐天恩竟然會跳自殺,最后的兒子生出來也是得了這種病,生生的耽擱了,就算最后了手術

     可是醫生說,拖的時間太長了,所以,晚了。

     沒有想過會這樣。

     沐天晴的人生應該是一帆風順的對,可是為么會變成這樣?

     抱著自己頭也是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 如可以,也不想這樣,可是這病逼著,這一切也都是逼著,不逼著人,還會有嗎?

     所以,不要怪。

     這上,人都是自私的,為么不能?

     所以,沒有錯。

     許蘭盈看著桌上兒子的照片,突然之間,捂著自己臉幾乎都是號啕大哭著。

     沐呆呆的站在那里,然后轉過身,是過了幾年的時間,他卻似乎是老了很多。

     報應,是的,就是報應。

     他們當襯不應該將沐天恩生下來,生下來么,來這上苦的嗎?各人的命,各人去承擔,為么要他一個女兒的命,加在另一個女兒身上。

     誰生下來都是不欠了人? 就算是欠了? 也只是欠了父母,可是么時候欠了姐姐的。

     是他們沒有本事? 是他們將女兒壞了? 他們將的的很優秀? 可卻是忘記道德。

     而他竟從來都不道? 自己的大女兒? 竟然是這樣的,自私。

     最后? 沐天晴還是同凌澤離了婚,是沐天晴提出來的? 已經不了那樣的冷暴力,也是不了一人的孤單,是不了? 沐與紀琴的責備。

     凌澤沒有婚,沐天晴卻是婚了? 長的漂亮,也是氣質好,可卻有一個至命的缺點,無法是生子? 而后沒有多久,就又是離婚了。

     而就算是這樣? 許蘭盈還是想是給女兒張落,是張落下去,沐天晴都已經過了四十了,而最得意的女兒,終于不得意。

     直到有一天,他們是遇到了紀琴,紀琴的手里牽著一個三歲左右的小男孩,這孩子眉眼生的極好,眼角下方,似乎還有一顆小小淚痣,而這顆痣,間然好像還是微微的泛著一些紅,像是紅心一般,也是令這孩子的眼睛亮如了星辰。

     “這是,凌澤的嗎?”

     沐第一個想到的,就這是凌澤的孩子,這孩子同凌澤到是有些像,凌康像了沐天晴這個媽媽,可這個孩子,是明顯的似于男方,都是有著凌家細長的眼睛,還有漂亮的小鼻子,就連頭發都是像。

     而四肢十分的修長,應該以后會長的很高。

     可是凌澤么時候有了這么大的孩子,他不是一直未婚的嗎,怎么孩子卻是這樣大了?

     對啊,他們怎么都是忘記了,不能生的是他們的天晴,又不是人家的凌澤?

     紀琴摸摸孩子的小腦袋,“他是凌淵的。”

     孩子抬起小臉也是看著紀琴,好像也不是太愛笑的樣子。

     “凌淵的?”

     沐的眼睛幾乎都是粘在了那孩子身上。

     凌淵的,這也就是沐天恩的。

     “是一對雙生子,”紀琴說道,“他將一個給我們帶著,這個姓凌,而另一個姓白。”

     等到紀琴帶著孩子離開之后,許蘭盈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 沐也是嘆了一聲,不說話,也是不道要說么?

     “我們能要一個孩子嗎?”

     許蘭盈問著沐,“他都是三個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他就是算十個,也不可能給你。”

     “我們沐家的東,以后都是他的。”

     許蘭盈就不相,這么多的家產就不好嗎,以后他們不在了之后,這些都是他的,就想給沐天晴多算一下。

     “凌淵不差銀。”

     沐抬起臉,眼中不是苦還是愧,“沐家同凌家比起來,又算得了么,人家要么沒有,他們還想用這些東,去換人家的一個兒子?”

     沒有聽到嗎,雙生子,一個姓凌,一個卻是姓白。

     姓白?

     呵呵……姓白。

     外面的門推開,沐連忙的站了起來,就見沐天恩走了進來,這幾年間,似乎一直都是沒有變,還是以前的那個,生虧待了他,可是歲月卻是優待了。

     而此時,身上并沒有穿么牌的衣物,也沒有戴么首飾,就只有左右的手上面,帶著一枚簡單的戒,這應該是的婚戒。

     個人也是干干凈凈,爽爽的。

     沐天恩走了過來,也是坐下,不久后,有服務員端上來了一壺茶,沐天恩端了起來,也是熟悉的茶洗茶,最后是給沐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 “你的動作到是規范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爸喜歡喝茶,我與凌淵經會陪他一起喝,沒有天份,也是學會了。”

     沐突然感覺自己的心里,就像這么用力的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 而他能看的出來,沐天恩在提起白家人時,眼中有絲暖意而過,似乎也能道,白家人的對很好,好的,已經忘記自己曾沐天恩了。

     “我前幾天見到了凌澤的媽媽,帶著一個三歲的孩子,聽說,是一對雙生子。”

     “恩,”沐天恩是靜的喝著茶,本來以為自己不能生了,畢竟醫生說過,是懷孕的幾率十分小,結沒有想到,到是懷上了他們,可能也是因為一直都是注意養生的原因,是加之水好,景好,心情是好,所以到他們四個月時,是感覺自己胖了,尤其腰粗了很多,直到去醫院檢查,是道,懷了他們兩個,還是一對雙胞胎

     就這樣的稀里糊涂的,是到了足月生下來。

     還是生下了兩個男孩子,其中一個,凌淵說像小王子,尤其是眼睛長十分的像,所以這個孩子,凌淵給搬到喻鬧的紀琴他們養著,否則,是這樣消沉下去,紀琴可能沒有幾年就會沒命的,直到孩子給了紀琴之后,的身體也是好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