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8章 你換了藥


    “咦,小寧啊。”

     女人一見沐天恩,連忙也是過來,然后了一下坐在那里的男人,“我他在外面挺可憐的,就給他一些東吃,樣子,有些傻呆呆的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葉秦?”

     沐天恩不相的是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 而葉秦剛是要說話,結卻又是疼的自己齜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 不久之后,葉秦帶著葉爺爺宋奶奶過來了,同欣賞葉秦的慘樣。

     “恩,摔的不錯。”

     葉老一見孫子就翻了一下白眼,“你怎這蠢的,多大的人了,還摔?”

     而葉秦差一又是給哭了。

     他這的不是撿來的嗎,怎就能這的無的,他是親孫子,親孫子啊,人家都說隔親的。

     可是怎的,他爺爺就能這的惡劣?

     “這摔的,”宋奶奶連忙過來,也是連忙拿出手帕替葉秦擦著臉。

     “這可憐的緊。”

     “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 葉秦用自己的大腦袋蹭了一下宋奶奶,“還是奶奶好,奶奶疼我。”

     葉老在一邊翻了一下白眼。

     可一見孫子這樣,這大的不滿也都是沒有了。

     到葉秦帶著自己摔腫的臉,還要專門給沐天恩過來歉之時,沐天恩其實也是沒有到,來還有這種事。

     當然也不可能怪葉秦,尤其一到葉秦的臉,就笑,這出個門,還能將自己給摔成這樣的,葉秦還是個天。

     葉秦說了一堆的話,嘴都是腫了,也是疼的他齜牙咧嘴的。

     “那個……”他又是起了?

     “小寧,那個笑的好的女孩子是誰?”

     “笑的好?“沐天恩不他說的是哪一個,“我們這里一個人都是笑的好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就是帶我進來的。”

     葉秦剛進來時,還專的找了一找,可就是沒有找到人,他是要對說一句謝謝的,現在這上,有這好心的女人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“你說啊?”

     沐天恩現在到是,葉秦所說的是誰了?

     “溫。”

     現在還的就是謝飛自我,司拿去之后,突然感覺這樣的日子過的累,他父母年紀大了? 也是有些力不從心? 而在那里呆了兩年之后,好像腦子也是有些不怎夠用? 要一個司? 還要著那多的員工? 還要維持他們的生計? 是發現? 所有的雄心大,都是現實給慘了。

     所以就將司給賣了? 這些錢給了父母一些,自己也是留上一些? 存在銀行里,個月息就夠近的挺好了,也是跑到沐天恩這? 正好這里缺人,就過來幫忙了。

     溫? 葉秦感覺這子好聽。

     尤其是笑起來,也是好。

     葉秦本來準備挨罵了之后,就去的,可是不為? 卻是留在了這里,也是難怪爺爺會不走的? 這個地方,容易會讓人忘記時間的逝,不外面如何,這里總歸會有一方免,可以種菜養,也可以下棋牌,可以一壺茶,而后偷得的這浮生的半日閑。

     到是葉秦與溫走的近,葉老喜歡溫,這女孩子一就好人,心也眼也是好,至于坐過牢的事,他們一早就了,就連沐天恩自己都是坐過牢,那又怎樣?

     而且他們也是相沐天恩,能讓心相待的人,還能差嗎?

     人以聚,物以群分。

     說了,就葉秦這個年紀,還能找個好女孩就不錯了,他們家對于女方的要不高,不出身怎樣,都是無所謂,可是絕對的不能心術不正。

     所以葉秦在自己父母以為,他要當一輩子老棍之時,不到幾個月的時間,就領結婚了。

     其實他們等的如久,可能也就是在等著那樣的一個人,有些人不多不少,要一眼就夠了,就是一眼,而已。

     而時的沐家。

     沐天晴推開門走了進來,熟悉的家,現在幾乎都是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 “天晴,你來了?”

     許蘭盈連忙過來,也是拉住了沐天晴的手,“你今天怎來,怎的,又跟凌澤吵架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“吵架?”

     沐天晴到是同凌澤吵,可是他們之間會冷暴力,就像是以前許蘭盈,對沐天恩所的那一切一樣。

     “媽,我離婚了。”

     沐天晴不是這樣下去了,這不是要的生,也不是要的人生,現在的的跟寡有區?

     而現在離不離,其實都沒有多大的區,所以,就這樣吧,不是過了。

     “離婚?”

     許蘭盈都是這句話給驚到了。

     “天晴,你怎可能離婚,當初你費了多少心是嫁給了凌澤,現在你怎能離婚的?”

     如要離婚,他們當初的那些不就成了天大的笑話。

     而又是成了大的那一個笑話。

     “與我有關嗎?”

     沐天恩笑的有些寡,“是他要娶我的,可是他的心沒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 而從他們結婚的一天起,就他們之間差了?

     他們之間竟然無話,而他們說的多的就是沐天晴,可是沒有沐天恩他們還有話?

     來有時所謂的愛,不過就是他們的自以為事罷了。

     “媽,我不愛他了。”

     沐天晴輕輕摸著自己的手,不時候,就連婚戒也都是忘記帶了。

     “你不愛他?”許蘭盈不由的是高了聲音,“你不愛他,那你為要和他結婚,甚至就就自己的藥都是換掉……。”

     “媽……”

     沐天晴斷了許蘭盈的話,“你不要胡說,我時候換過藥了?”

     “你沒有換過?”許蘭盈不相,自己生的女兒自己的,“你把你的藥換成了我的維生素片,天晴,你的那些事,的以為人都是不嗎?”

     “你既然當初那的要,甚至是不擇手段,那你就這下去,不然你讓媽媽怎辦?”

     “我說了我沒有換藥!”沐天晴甩開了許蘭盈的手。

     然后著自己的房間走去,哪怕結婚了,沐家還是的家,的房間一以來都是留著樣,可是這里卻是沒有沐天恩的東了?

     甚至就連當時存在一點灰塵,也是在那時掃干凈,就像從來沒有過那一個人,也是沒有存在過那個人的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