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6章 熟人


    哪怕只是一杯普通的白開水,也能喝出這樣的一種甜味出來。

     所以這也算是一種驚喜了吧。

     所以說,這地方的東西貴,也不是不無道理的,首先就是它的硬性條件十分好,土地還有水,以及這里的風絡,對于習慣了那些喧囂的人而言,這里真的就是一方凈土。

     而對于喜歡攀比的人而言,這里也是能夠滿足他們的內心的追求。

     封鏡庭再是輕轉著自己指間的戒指,她,我已經送回了老家,而他說著此話之時,沐天恩能感覺出他聲音里面的無情出來。

     一個女人的六年時間,終也沒換得這個男人的一心的憐憫。

     不過,這是人家的事情,也是與她沒有多大的關系,他們想要怎么樣,那就怎么了樣吧?

     這個,你是怎么拿到的?

     副鏡庭就是想要知道前因后果,他也是想知道,自己六年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 沐天恩其實感覺這個也沒有什么可說的,不過他要知道,她就告訴給他。

     她當時身無分文,最后就看中了他的戒指,想著賣了,能給自己賣些生活費,要不給他再是要上一些,結果余思思卻是起了那樣的心思。

     所以她用了一張身份證,還有五萬塊錢,就將封鏡庭給賣了。

     余思思如果當初多是給她一些,說實話,將戒指她就給了,結果她沒有多給,還要趕她走。

     所以她就走了,當然也是真的沒有想過,再和這個男人有什么瓜葛的。

     如果余思思不是算計過她坐年,可能這事情也不會發生。

     一個女人的貪心到底會有多可怕,沐天恩總算是也是見識到了。

     “我就只值五萬?”

     封鏡庭感覺自己挺是廉價的,他如此身家,只是值了五萬。

     沐天恩只是笑笑,就不想再是說話了。

     封鏡庭從身上拿出了一張名片,也是放在了桌上,如果你有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話,就打這個電話,這是我的私人電話。

     沐天恩出于禮貌的接過了那張名片,只是會不會的找人,或許,應該也是不可能的吧。

     其實就算當初她沒有將封鏡庭賣了,仍是會要錢,自己生活。

     從樹葉縫隙間投下來的那些細碎的光,也是灑在了她的臉上,她輕輕轉動著手中的名片,而后突是一笑,再是回頭之時,就看到了鬧鬧帶著安安過來了。

     小少年似乎每天都在長著一般,再是幾年之后,真的就是一名少年了,而被他牽在手中的小安安,還是那個小模樣,被奶奶的養的十分乖巧可愛,也是奶聲奶氣的同哥哥說著話。

     她扯了扯哥哥的袖子,然后也是伸出自己的小手指,指向一邊的大樹。

     鬧鬧將她抱了起來,也是從上面摘到了一片樹葉,然后高興的同哥哥笑著,而向來都是好哥哥的鬧鬧,也是對妹妹笑著。

     而這片樹葉,安安最后還給了她最愛的奶奶,奶奶收到了的孫女的小禮物,別提有多么感動了。

     這孩子以后一定就是一個孝順的,現在都是知道要送奶奶東西了,雖然說只是一片樹葉,可這也小丫頭最愛的樹葉。

     而她也是將這片樹葉,夾在白書容的-本書里,永久的珍藏,畢竟這還是小安安給奶奶送的第一份禮物。

     又是在白家的私房菜那里,今天仍是會有人慕名而至,其中一個老爺子在喝過了湯之后,不由的也是皺一下眉,到也是令一邊的服務生不由的心中一個緊張。

     他們家的湯,在本地是十分出名的,只要喝過的人,沒有一人說不好喝,怎么,這位的表情會如此奇怪來著,難不成真的就是這湯有問題?

     把你們做這湯的人找過來。

     那位老爺子一沉臉,直接就將服務員嚇到了。

     她連忙的就去找陳秘書,正巧的陳秘書正在廚房里面,幫著沐天恩看著火呢。

     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陳秘書一聽服務員的話,連忙也是站了起來,就是她感覺沒有穿高跟鞋的自己,有些沒有氣場。

     “我去吧,”沐天恩將身上的圍裙摘了下來,“人家是找我的,我總要知道是什么情況,是不是哪里不足?”

     ‘要是錯了,我們虛心接受,再是改了就好。“

     而且要是真的哪里不對,也是要提早的發現,,他們總不可能拿著湯往她的臉上潑吧?

     而等對她到了之后,才發現一桌的菜都是吃完了,就連桌上的那一碗湯,也都是的分完了,所以應該也不是菜色的問題,而要不是菜色的問題,那就好

     “還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 結果突來一句,卻是讓沐天恩一愣。

     他抬起了頭,就見葉老拉長著臉,而宋奶奶則是坐在那里,對她淺淺的笑著。

     “沒良心的,”葉老哼了一聲,如果不是今天喝到這碗熟悉的湯,想來,他還是不知道,她竟然到了這里,也不知道要同他聯系?

     這也就不說了,就連一句話也是不說,怎么的,這還是想要搞個人間蒸發了不成?

     “你老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 沐天恩這一句的你老回來了,讓葉老就只能撇了一下嘴。

     “老伴,”葉老拉了一下宋奶奶的手,“我看這地方不錯,還能沒事看個海,咱們就在這里住下,你看怎么樣?”

     “好啊,”宋奶奶也是挺喜歡這里的,反天這幾年他們也是沒有回過,所以在這里住上一些也好。

     而且老頭子現在的心情不好著呢,要是不順著他,這臉不知道還要拉多長的時間,醫生都是說過了

     葉老身上沒有什么毛病,卻是絕對的不能氣,所以還是順著他一些,順著好,順著就有沒事

     沐天恩當然也是歡迎的,他這里還有很多間空房子,可以讓他們住在這里,他們就像她的爺爺奶奶一樣,當初對她的照顧,她都是記在心中的。

     葉老再是哼了一聲,還算是你有良心。

     等到下午鬧鬧過來時,說實話,葉老都要認出來了,如果不是鬧鬧的臉上還有當初的一些相似點,他還真的無法將這個小少年,同當初的那小萌娃看成一個人。

     所以才是說這孩子見風就長,這才是幾年沒有見,怎么就突然長到了如此高了。

     當然也不得感嘆歲月滄桑,人生苦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