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誰又記得你


    預知而來的疼痛,也是讓她不由的抓緊了身上的被子,習慣的,她的手想要抓住什么,細如雞抓和的手指,不由的張開再是握緊。

     突然的,一只帶著溫暖的手,握住了她的手,她本能的也是抓緊,越疼抓的越緊,越疼也越是舍不得放下。

     她的眼角陡然的滾出了一滴眼淚,長睫隱動間,卻一直未曾睜開過。

     外面的門打開,幾步錯落的腳步而至,而后便是那一縷幽幽的,卻又極其習慣的輕嘆。

     “你還不回去嗎?”

     “恩,不回了,我想陪她走完這幾天,醫生說,就是這幾天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到是好心。”那人走了過來,聲音也是在接近。

     “你明知道,是她媽媽故意撞你的車,就是為了拿那份保險,死了也是與你無關了,唉……都是窮惹的禍。”

     他說著,再是瞄向了病相上那個半死不活的女人一眼,“你說,她這是不是報應,自己的親媽不要,非要給人家當牛做馬,那一家人就沒有將她當人看過。”

     “她病了,伺候她,守著她,砸鍋賣鐵,甚至拿命換保險的,只是那個她不要親媽,可是她掏心掏肺的那一家人,卻是沒有一個人過來看她一眼,更是沒有替她出過一分錢的醫藥費,你說她圖個什么?”

     “還有……”男人搖了搖手中的東西,“保險費我已經拿回來了,你寧愿背上一條人命,也都是要拿到這個,為了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不知道停了多久,也不知道安靜了多久,總算的有道聲音幽幽而來。

     “這是她的媽媽……”

     而他說完這些,并不知,被子之下,那一只攥緊的手,還有來自于身上的疼痛,一波又一波,沒有了理智,沒有精神,沒了信念,也是沒了命。

     她也沒了媽媽……

     只有放在她手邊的那一份的保鮮報告,她將手按在了上面,緊緊的,一直未松開……

     一座孤墳,一塊石碑,在雨中蕭條而落。

     一名黑衣男子撐著傘走了過來,他將手中拿著的一束花放在了墓碑下方。然后將手放在了那張黑白的照片之上,也就只有照片上還能看出那個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她,曾今也是花樣年華,曾今也是青春美麗,現在余下的,也不過就是這么一方凄涼的墓碑而已。

     “終于不用再是受苦,也不用疼了,你媽媽在你身邊的,她會護著你,守著你,下輩子,你們還是做母女,可是要好好的對她,好嗎?”

     向風吹過,有幾分的雨絲落在了他的臉上,他扭過了臉,眼前的空曠的卻是什么也沒有。

     就只有那一片的雨絲之間,那些由雨聲話出來的凄涼,以及墓碑上央,那個生硬也是冰冷的名子。

     劉靚。

     “靚靚,你家人就是如此叫你的吧,年輕時的你,一定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就當場雨是為你而哭,因為這世上唯一為你而哭的人,先你一步已走。”

     人死了不能復生。

     人死如同燈滅。

     有人說:“人的一生,要死去三次,第一次,當你的心跳停止,呼吸消逝,那么你在生物學上被宣告死亡;第二次,當你下葬,人們穿著黑衣出席你的葬禮,懷念你的一生,然后你在社會上被宣告死亡;而第三次死亡,是在這個世界上最后一個記得你的人把你忘記,于是,你真正的死去。

     誰還能記著你,誰還能念著你,誰又能記著你的名子。

     唯有那一份魂淡了,遠了,似也是消失了……

上一頁
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