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7章 寶庫丟了


    第937章寶庫丟了

     也算是物超所值吧。

     凌世揚也是感覺劉靚這話說的不錯,是啊,人是會變的,他現在過的不過就是他最應該過的,做的也是他最需要做的。

     當然他也沒有感覺,自己能跟劉靚還有什么孽緣,這女人太兇殘了,不是一般人還真的不敢娶他,就那把的力氣,都是能將給他給捏死了。

     “徐佳佳的病重了。”

     凌世揚淡淡的說著,事不關已,也是沒有什么別的感覺,似乎那些年他愛過的,不過就是一頭豬,現在那頭豬被他宰了,也是吃進了肚子里面,一頭豬的人生就是這樣的,可是他的人生,卻才是開始。

     “哦”

     劉靚并沒有什么意外的。

     “你沒有意外?”

     劉靚的那一個哦字,聽不出來任何的意思。

 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 劉靚確實是沒有什么意外的,“她跟了你這么多年,不可能什么也不做,就能有孩子的,你身體有毒素,而她卻是沒有?”

     凌世揚突是感覺自己的面皮有些發燒。

     “你有那毒牙,在某一方面,也算是壓制著那些毒素,可是她卻是沒有,她體內各個器官,其實一直都是在被破壞,也算是的自食其果。”

     如果當初不是那么自私的當人的救命恩人,她現在也不就不會半死不活的等著死。

     凌世揚不說話,許久才是聽到了他輕輕的一嘆。

     “你不會舍不得吧?”

     劉靚輕挑了一下眉頭,不要給她說,真的舍不得?

     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 凌世揚已經徹底的對那個女人沒有什么感情了,既然如此,還有什么舍不得的,“我只是感覺你心機可真是深。”

     “有嗎?”劉靚反對,“我很善良。”

     凌世揚“”

     我信你個鬼,你個惡婆娘!

     “對了,”凌世揚還有一件事要同劉靚講,“曾家那邊也是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他們能出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劉靚踢掉了腳上的鞋子,直接就坐到了火炕上面,給自己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,嘴里繼續說著,就是說了什么,她自己都是感覺有些假。

     “人家的家大業大的,能出什么事,就算是真的出事,有的是本錢。”

     “以前是,可是現在難說。”

     凌世揚坐直了身體,“你可能不知道,曾家的寶庫被人給端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啊!寶庫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劉靚裝成一幅吃驚的樣子,也不知道是劉靚裝的太像,還是說凌世揚真的沒有想的太多,還真的就被劉靚給糊弄住了。

     “還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凌世揚感覺這曾家他家凌家還要慘,他凌家差一些就緩不過來,而曾家這一次是怎么也是緩不過來了。

     “寶庫就是他們存著東西的地方,曾家那些百年以上的好東西,可都是在那里,也不知道是誰被拿走了?”

     “這地方一般人找不到的,我猜是他們內部拿走的,一定就是這樣的。”

     劉靚都是可以肯定,就是他們自己拿的,寶庫,他可不是外人能知道,能看到,能找到的地方,一定就是被他們自己人給拿了。

     看吧,她分析的多好,好的,她自己都是要相信了。

     凌世揚感覺劉靚這樣的說法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 畢竟寶庫,除了家主沒有人可以知道,就像是他凌家一樣,凌家的根本在哪里,就只有他爺爺才知道,連他都是不知。

     所以外人,怎么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拿走所有的東西。

     是的,就是拿走所有,連鍋端了,這一定就是被內部人給拿走的。

     “聽說,曾家前些日子,才是分出去了一批族人,這些人自是離開之后,就沒有再是回來過,當然也是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“想來就是這些人順走了曾家的寶庫。”

     而莫名其妙的背鍋人,現在確實不知道在哪里?

     可是不管是誰拿的,都是與劉靚沒有關系。

     當然也是沒有人會想到,居然是劉靚一個女人洗劫了人家的百年寶庫,事實上,就是劉靚拿的,可是偏生的,她卻是將自己的摘的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 找不回寶庫的曾家,最后也就只能吃著那些老本,不過人家的老本也是多,先不提有多少,就是那些房產,也都是夠他們吃上一些時候了,只要不是敗家子,想來,混上一個人模狗樣也都是不難。

     就是可惜,他們還真的就是敗家子。

     劉靚沒有多是關注這些,不過凌世揚卻是跟個人間大喇叭一樣,每隔一段日子,就會將曾家的事情,說給劉靚聽。

     今天,曾家終于是分族了,明天又是分家了。

     現有的家產又是被分了多少份,好好的一個百年大族,也是被瓜分的七零八落,家不成家,族不成族的。

     整個家族都是散了,自然也是沒有了族長,當了一輩子族長,也是向來清高的曾良就先是受不了,大病了一場后,可能也是感覺羞于見人,就沒有再是出現在大眾面前,而且這世上也不可能會有什么靈丹妙藥的,還真能讓他長命百歲。

     那只白狐貍卷了錢,直接帶著兒子跑了,曾元守著一點薄家產,還有一個老子,除了比較糟心,也能過的下去。

     他到是想要的找曾敘白的,畢竟現在曾敘白的生意做的很好,可是他又沒有臉,而且曾敘白是最不聽話的,好就好在,他還不至于像是徐二叔那樣,真的就能沒錢沒工作,能將自己餓上幾天幾夜。

     時間又是過了幾個月,當是劉靚再是出現的中心醫院之時,都已經是萬物復蘇的新一年了。

     “劉醫生,新年好啊!”

     “恩,新年好。”

     劉靚笑著同大家打著招呼,她還真的是從冰天雪地而來,就是為了這里有幾位病人,等到忙完了之后,她再是回去貓冬去了。

     不得不說,那地方還真的就是不錯,她準備這一次帶著大寶小寶過去,那里等于是一個天然的滑雪場,對于現在少雪的興寧而言,都能說是孩子們的天堂。

     大概幾個小時之后,劉靚就已經從手術室里面出來了。

     “劉醫生的手速似乎又是快了一些?”

     幾名醫生又是不由的贊嘆著。

     “沒有,”劉靚甩了甩自己的手,“還是一樣的。”至于手速又快了?

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