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6章 人是會變的


    第936章人是會變的

     全身上下莫名的疼痛,做了無數次的檢查,卻仍是什么也查不出來,現在也是輪到她了。

     恐懼,也是讓她不顧一切的就出來找凌世揚,可是當她看到凌世揚以著完美的氣色站著之時,她卻是瘋了,明明凌世揚不久前還是半死不活,可是他是怎么活下來的,現在的他哪還有一點的將死之人的樣子?

     如果早知道這樣,她就不會走了,打死她也不會的走,也不會打掉那個孩子。

     “你想回來?”

     凌世揚蹲下身子,修長的手指直接就捏起了的徐佳的下巴,“你以為我凌世揚是什么,是垃圾,還是收容所,你想丟就丟,想回來就回來?”

     徐佳佳被抓的住了下巴,骨頭都是疼的,她想要解釋,她想要說話,可是凌世揚壓根就不想聽她說半個字,直接就讓人將她丟了出去,就像是丟著一條狗一樣。

     徐佳佳一連來了好幾次,凌世揚都是不見她,凌父凌母更是恨她恨到死,將她毒打了好幾次,也是打的她不敢再是過來。

     徐佳佳身上有點錢,可是這些錢早就已經被她花的差不多了,她還要治病,先不提這病要怎么治?光是檢查費下來都不知道要多少錢?

     她想要活命,就一定要錢,還需要很多的錢,可是現在沒有徐家,凌世揚也是一腳就將她踢出了門,她去哪里找錢?

     她在徐家門口徘徊了好幾天,現在的徐家早就已經被封了,以前的房子,也是被用來抵債,早就不屬于她的家了。

     她知道這一切都是凌世揚做的,可是她卻是從來都沒有想到,凌世揚居然一點舊情也都是不念,他非明就是想要讓她死。

     她想要找凌世揚理論,卻是被打了一次又一次,她現在根本就不敢見凌世揚,尤其是他那張可以說陰晴不定的臉,就像是地獄過來惡鬼一樣,隨時都有可能咬掉她的一口肉。

     所以她只能在這里碰下運氣,說不定還能遇到熟人,進到監獄的只是他爸媽,可是二叔還有姑姑卻是好好的,怎么的,他們也算是他的親人,給她錢,讓她治病不是應該的嗎?

     她守了幾天,全身上都是灰,就像是一個要飯的一樣。

     好就好在,這幾天也是沒有白守,她居然真的守到了徐二叔,也是死扒著徐二叔不走。

     她也是到了現在才是知道,徐二叔居然要回了兩套房子,一家子人住一間,不是還有一套的,應該給她住才對,等到她要治病沒錢了,這套也是可以賣了給她用來看病。

     她將一切都是打算好了的,準備有了房子之后,就先去治病,她可是打聽過了,凌世揚的病就是在中心醫院那里治好的,她也要去那里去治。

     徐二叔聽到了徐佳徐說的,都是被氣笑了。

     就連徐二叔的兒子,也都是從感覺自己的從來都是沒有遇到過,這么厚顏無恥的蠢女人。

     他們徐家現在是什么樣的日子,她的心里就沒一點兒數嗎,也不想想,徐家現在變成這樣,都是誰造成的,現在還有臉要他家的房子?

     這房子是他們二房的,跟他們的大房有什么關系,還想他的一套房子,她有什么臉要?

     他們又不是她父母,憑什么還要管她?

     死不死,活不活的,都是不關他們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 徐佳佳每天都是上門過來鬧,鬧到了最后,誰的脾氣也不可能會太好,最后打了幾回之后,到是不來了,當然不是因為徐佳佳真的就放棄了,畢竟自己活命的機會還在那套房子里面,不鬧也是因為,她現在越病越重,好像又是回到了那些在凌家的日子。

     疼的她根本就忍受不了,就只能去的中心醫院那里,又是一番的檢查,醫生此時看徐佳佳的的眼睛都是同情的,醫生說,她根本就不是中毒了,她是多器官的衰竭,雖然不知道病因是什么,不過她這樣的情況十分的棘手,而且只能等死。

     她的體內好幾個器官都是有些問題,如果只是一個,還可以考慮器官移植,可是那也是需要冒一定的風險,而且也是要終生服用排異的藥品。

     更何況她是好幾個,如果她想要好,就需要將體內的器官都是換完了,可以說,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 “所以,我沒救了?”

     徐佳佳直接就軟在了椅子上,“不可能,不可能,我不相信,我一定就是中毒了,只要你們把我身體里面的毒素都是清除干凈,我也就能活了,我的那些器官也是可以恢復的”

     “徐小姐,你并沒有中毒。”

     醫生這句話都不知道重復了多少次了?

     不是中毒,就不是中毒,血液中并沒有毒素,他們醫院病毒科,也是最近才是出名的,醫院也是大力的配置了不少的新設備,可以說在全國現在都是小有了名氣。

     是不是中毒,他難不成還能錯,就算是他真的診斷錯了,可是那些檢查報告,也不可能會錯。

     凌世揚放下了電話,他將自己的身體往要椅子上一靠,也是隨意的交疊起了自己的雙腿。

     他拿出了電話,直接就撥了一通電話,不用查電話本,也是能記在腦子里面的。

     “劉醫生,是我。”

     “恩,”劉靚將手機放了耳邊,“是你啊,怎么了,是不是哪里又不舒服?這樣啊,你去我家里找我哥,讓他給你拿些藥吃著。”

     凌世揚不由的笑出了聲,“你以前可是希望我死的,怎么現在的這么大方的?”

     “人都是會變的。”

     劉靚以前真的恨不得捏死他的,不過以前是以前,現在是現在,不能一概而率的,看在,他幫著村上通電話,通了網絡,也是將生意做到了這里,讓這里的人生活質量有所提高的份上,她應該對他好一些,也是讓他活的久上一些,畢竟這位可是承諾過。

     他會多是成立幾間希望小學,也是讓那些窮苦的孩子,有學上,有飯吃,遇到了大災之時,也會主動的捐款,提供幫助。

     讓這個人活著,顯然的,比他死有用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 他多活一年,就能多賺一年的錢,這些錢大部分都是進到了他自己的腰包里面,可是同樣的,也能分出一些,給別人。再是加上他沒事再是多做做好事,這里捐捐那里捐捐的。

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