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1章 一顆小牙齒


    第931章一顆小牙齒

     哪怕是衣服也都是不給他留一件。

     “恩,什么?”

     劉靚不明白凌世揚的意思,她這樣,那樣什么?

     “非要讓我光著身子,讓別人都是看到?”

     凌世揚一張慘白的臉上,終于也是多那么一點的血色,這絕對就是羞恥出來的。

 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 劉靚正在準備著自己一會兒要用的東西,“你這身的白切肉,還真沒有可以看的,再說了,我說過讓別人都是看你光身子的樣子嗎?”

     “就算是別人愿意,我也不想看。”

     劉靚說著,已經拿起了一邊的手套帶好。

     她直接拿住了一個針管,就向著凌世揚的胳膊扎去,在凌世揚還沒有反應過來之時,那針藥已經推進了凌世揚的胳膊里面。

     凌世揚的胳膊漸漸的就感覺麻木了起來,而后就是一陣冰涼,就是他現在是平躺著,也是被一塊布給擋著,所以他什么也都是看不到。

     “你想不想看一眼?”

     劉靚停下了手,問著凌世揚,這是你自己的胳膊,我想你應該很想知道,到底是什么讓你的身體一直都是這么衰弱著,體內的毒素也是一直沒有辦法清除干凈?

     “我想看。”

     凌世揚的聲音雖然平靜,卻也可以聽的出來,他此時的沉定還有堅持。

     他要看,他要看看的明明白白,就像是活著一樣,也是要活的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 “給他拿開,讓他看,只要你不怕血就行,一會的可是血肉亂飛,血肉模糊。”

     凌世揚扯了扯嘴角,“有什么可怕的,再血肉模糊,也都是我的血,我的肉。”

     “讓他看。”

     劉靚吩咐著一邊的護士。

     護士連忙的將布揭了起來,凌世揚低下頭,正好可以看自己的胳膊,上面已此時已經消好了毒。

     劉靚轉了一下手術刀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,這把小小的手術刀,在她的指尖就像是有生命一樣,輕一轉,又是落在了她的手指上。

     劉靚輕輕劃過了一道。

     凌世揚并沒有感覺到疼痛,可是血已經流了出來,而劉靚連眼睛都是沒有眨一下,開始快速的切割著上面的皮膚。’

     而她切的那塊皮膚,就是凌世揚上次被蛇咬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 也不知道劉靚在肉里找什么,一會的翻翻這里,一會再是翻翻那里,那場面確實是十分的血腥,就連凌世揚自己也都是看的有些臉色發白,呼吸困難,就連血壓都是比起剛才升高了很多。

     可是劉靚卻仍然是面無表情,繼續的在肉里面找著。

     “好了,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 劉靚拿著鑷子從里面取出了一樣東西,輕輕的哐啷一聲,也是放在了一邊容器里面。

     “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 幾名醫生都是圍了過來,也是想要知道劉靚從凌世揚的皮肉里面,到底拿出來的是什么東西?劉靚的動作太快,快的他們都是沒有看清楚。

     “這好像是一顆牙齒?”其中的一名大夫瞅了半天,才是試探的的問著。

     “自信一點,把好像去掉。”

     另一名大夫,拿起那個容器,放在了自己的眼前,這就是一顆牙齒,一顆蛇牙,也是難怪的,我們一直都是找不到毒素的來源,原來都是在這里啊。

     “一顆牙也是可以引發病毒嗎?”

     又一名醫生感覺不可理解,“而且還是相隔了好幾年的時間,再說了,這顆牙長在肉里面,就真的沒有感覺嗎?”

     “世界之大,無奇不有。”

     劉靚在他們說話的時候,都已經替凌世揚縫合好了傷口。

     “那可能是一條基因變異的蛇,所以有這樣的毒素,也不是不可能,至于牙齒長在肉里沒有感覺,可能是也是因為那種細微的毒素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 其它人感覺劉靚的說很在理,就拿醫學上的說,他們還有很多都是沒有攻克,所以他們還是任重而道遠,要走的路長很長,要明白的事情也是很多。

     當然沒事還是要多漲一些見識的好,免的被人笑,說他們孤陋寡聞。

     劉靚將蛇牙裝在了一個小玻璃瓶里面,里面的那顆蛇牙雖然小,卻還是可以一眼就看清,那就是一顆牙齒。

     說來,恩,好像也是她的錯。

     是她當時治的時候,用了不是常規的方法,以至于讓這顆蛇牙的素性變異了,才是讓凌世揚半死不知的這么長的時間。

     當然這也是凌世揚活該,她可從來都沒有感覺自己有什么錯的地方?

     “劉醫生,那接下來要怎么治?”

     知道現在的問題所在了,那么接下來,又是要怎么樣的一種治法?

     當然還有一部分,也是認為那顆蛇牙有些不可信,怎么可有會是一顆蛇牙藏在了肉里面,就產生了不時的在變異著的毒素。

     “先是化驗一下他現在的體內的毒素有多少?”

     劉靚知道現在自己說什么其實也都是沒有什么依據,查過了之后,再是說方法,也算是對大家都是負責,當然她也是要讓凌世揚知道,自己救命恩人到底是誰,所以不能認錯了人,也是不能再是記錯了。

     凌世揚才是動完了一個小手術,就又是被抽走了好幾管的血,就這些日子,他已經不知道被抽走了多少血,現在八成的都是嚴重的貧血中。

     臉白的就連一點的血色都是沒有,不過好像現在只是慘白,卻不是以往的青中帶黑了,就連嘴唇,好像也都是有了一些顏色。

     化驗結果出來的很快。

     用肉眼沒有辦法直觀的發現,只是好像,或許,可能,可是檢查結果卻是不會的錯的,他們所想要的數據都是在此了。

     “真的少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 一名大夫驚訝的喊了起來,“而且好像也是在自發的清除著!”

     凌世揚抬起自己包著的胳膊,不由的也是扯了一下嘴角,其實不用問任何人,只要問他的本人就行,身體是他的,他比任何人都是了解,也是比任何人都是清楚。

     他已經沒有那種惡心想吐的感覺了,頭也是清醒了很多,沒有再沉重的抬不起來,就連呼吸,也都是比起不久前要順了。

     他不由的握了握自己的手指,就連做這個動作之時,他也是找回了自己以前的力氣,雖然不多,可是終于的他是提起了力氣。

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