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0章 一個小手術


    第930章一個小手術

     不救,也是她的本心。

     不過,他還是有一件事搞錯了。

     救,也有可能是有利益,劉靚從來沒有感覺自己的善心值多少錢,有些東西,是等價交換的。

     “你這就要走嗎,什么也不管了?”

     霍老指著曾敘白,都是有些不相信,曾敘白就這樣說走就走了,那么劉靚在這里怎么辦,她不是要翻天了?

     “我那邊還在蓋房子,得過去。”

     曾敘白也沒有收拾東西,本來也是定了今天的機票過去的。

     “那劉靚”

     霍老真的感覺這兩口子實在是太胡來了,現在的事情還是纏的一團亂的,他怎么說走就能走,就敢走,必要的時候,也能給自己老婆順下毛啊,不知道劉靚是最聽他話的嗎?

     “她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,我相信她。”

     曾敘白一笑,眼中也是一閃過了縱容。

     “而她想要做什么,我都是支持,一切由她。”

     霍老將自己的手背到了身后,然后打了一下冷戰,突然之間有些頭皮發麻,真不知道哪里來的心情,這兩個人,他不管了。

     曾敘白去機場之后沒有多久,劉靚也是揉著眼睛打著哈欠起來了,她昨天晚上睡的晚了,所以早上起來的有點晚,而等到她起來之時,曾敘白人都是離開了,現在又是剩下了她一個人。

     所以她要快的將這里的事情都是解決了,才能盡快去找曾敘白,好將他們的家布置起來,畢竟沒有幾個月,就又是一個冬天,她要去那里看雪景,當然希望那個時候,村子里面都有了電視可看,也是有手機可用。

     背好自己的包,她去外面掃了一輛自行車,騎著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 霍老剛是追了出來,結果就不見人影了。

     “那么短的兩條腿,怎么就能騎的這么快的?”

     霍老自言自語的嘀咕著。

     “老爺,你這話最好不要讓劉醫生聽到。”

     老吳板起了臉,也是一本正經的警告著。

     “劉靚那個女人兇著呢。”

     “要是知道有人說她腿短,小心將他們趕出去,以后老爺想要拿些什么好東西,就沒有機會了。”

     “知道知道,啰嗦死了。”

     霍老擺了一下手,他又不是傻子,在劉靚的面前,自然不會說人家是短腿的,還要夸,可勁的夸,夸的飄了最好,這樣就能多給他一些好東西。

     最近他又看上了人家釀的那些藥酒了,那可是好東西,雖然東西名不見經轉,可是識貨的他卻是知道,那可真的就是好東西的。

     此時,劉靚已經騎著車子到了中心醫院的門口,她將車子放了下來,走到了醫院里面。

     不久之后,她已經換上了白大褂,跟著一堆的醫生進了凌世揚的病房里面,而凌世揚就這樣平靜的躺著,似乎是一點也不意外,劉靚會過來。

     “怎么,不意外?”

     劉靚也沒有說他會來,這位現在的命還在她的手中,就真的沒有一點的害怕嗎?她要撂下走人,等到她回來的時候,可能這位墳頭號上面的草,都是要長高了。

     “我相信劉醫生的判斷力,也是相信劉醫生的智商,您是個聰明人。”

     劉靚對于凌世揚的表揚,到是挺受用。

     現在看著這人這么慘的樣子,說實話,還是感覺有點點的可憐。

     或許真的就是他的那一句,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 他們當不了朋友,不過卻是可以當很好的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 “劉醫生,這種要怎么治?”

     一邊站著醫生,好奇的問著,劉靚這一次過來,就是為了給這位解決問題,救這位命的,可是這位身體內的毒素,實在也是太難惹了。

     他們對此的也是沒有一點辦法,而劉靚真的可以解決嗎?

     “動個小手術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劉靚連查都是查,就知道要動個小手術。

     凌世揚的臉色也是未變,對他而言,大手術,小手術都是無所謂,只要可以活下來,讓他受什么樣的苦都可以。

     再說了,這些日子他經受的疼痛,哪一次的不比術后傷口愈合的疼,甚至還是更疼。

     而且他也是相信劉靚,不會將他給弄死的,如果她真要弄死他,不用費神費力還在他這個半死的人身上浪費時間,放著不管,相信過不了多久,他也是會因為疼痛而結果了自己。

     那樣不是更干凈,自己也是不需要背上殺人犯的罪。

     而一邊站著的幾名醫生卻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 “小,手術?”

     劉靚所說的小手術,到底是怎么樣的小手術,對于劉靚而言,她最擅長的,那種腦科手術,也是小手術啊,難不成,這是要給這位做腦科手術嗎?

     她是不是嫌這位的腦子里面進水進的太多,所以準備給他放上一些水?

     “恩,小手術,現在就準備吧。”

     劉靚對著一邊的護士吩咐著,也是將自己要的東西都是準備好。

     其它的醫生你看我,我看你的,還是不知道劉靚這葫蘆里面到底是賣的什么藥?

     這位是血液里面有毒素,而不是腦子有問題,所以治腦子是沒有用的。

     不久之后,凌世揚就被推進了的手術室里面,劉靚也是換好了手術服。

     外面還站了一大堆的莫名其妙的醫生。

     也是等著一會兒劉靚到底是要動個什么手術?

     “你們如果好奇,也是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 劉靚很大方,也是歡迎他們過來參觀。

     “這個,可以嗎?”

     他們嘴里是這樣說的,但也只是客氣客氣,誰不想多看幾場劉醫生的現場手術,一定會受益非淺,雖然說,不一定能學會吧,可是看的多了,說不定自己也是能捉摸出來一些什么是不是?

     這話還沒有落呢,一堆人都是擠了進去,最后到是成了劉靚是最后一個進去的人。

     手術室里面一下子多了這么多的人,凌世揚雖然早就已經沒有什么臉了,這幅身體也是被多少人看光,摸過了,他的羞恥心也早就因為生病的原因,現在已經沒有多少了。

     可是突然之間多了一堆的人,說實話,他還是有些接受不了的,畢竟現在的他,一絲不掛。

     “你就非要這樣嗎?”

     他有氣無力的問著劉靚,如果他現在有氣力的話,早就離開了,不對,還是離不開,他的命在劉靚的手中握著,他就是案板上面的肉,沒有一點的隱私。

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