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2章 還有一種方法


    第922章還有一種方法

     “凌夫人,請先是冷靜一下。”

     凌母的身體抖了一下,真想沖著的醫生大吼一句。

     冷靜,冷靜你妹啊,她要的是兒子的平安無事,天天看著兒子疼的生不如死,她這個當母親的,怎么可能不心疼,不難受?

     可是偏生的這個蠢醫生,還要讓她冷靜,她不要冷靜,她要的是兒子的平安,讓兒子康復。

     醫生將檢查報告放在了桌上,也是挑著重點說著。

     他體內的毒素存在的時間太長了,而且已經不是最初單純意義上面的蛇毒,所以一般的血清對他現在的病情根本就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 “那就是治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 凌母的雙腿一軟,還是凌父將她扶到了椅子上方,不然,她現在一定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“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 醫生的眉頭有些微緊,“其實還有一個辦法,可以試一下,他們這里的醫生可以說是束手無策,現在也是想不出來,別的方法出來。”

     蛇毒在發作的時候,幾乎就連止痛藥都是沒有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 他們現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通過血濾一點一點的清理毒素,可是效果卻是甚微,像是這樣下去,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將地些余毒清理干凈。

     而在其中,可以說凌世揚能不能堅持下來都是很難說。

     醫生的話還沒有說完,凌母再是站起,擋在了醫院面前,再是將兩只手放在了桌上,就像是要吃了醫生一樣。

     “你什么辦法,有什么辦法,你快用啊,你現在就給我兒子用,花多少錢,我們都是愿意。”

     “不是錢不錢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 醫生再是向上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鏡。

     “請先冷靜。”就這么一會兒砸桌子,一會砸人的,他們還能不能好好的說話了?

     凌父再是將凌母扯了過來。

     “你好好的坐著,行不行?”

     凌父都是想要將凌母丟出去了,幫不上忙也就不說了,還要幫倒忙,少說一句話行不行?

     現在凌世揚這病是靠錢就能好的嗎?他們都是換了多少的醫生,多少的治療方法,可是所有人都是束手無策了。

     安撫好了凌母,凌父這才是抒了一口氣,然后過來問著醫生。

     “請問還有什么方法,只要有辦法,我們試,我們一定試。”

     “這么說吧。”

     醫生思考一會兒,這才是組織好了語言。

     “我與一家醫院的院長是好友,前幾天也是將的凌先生的病情和他拿來研究了一下,看是否他那邊有什么好的辦法?”

     “他提出來的治療方案,其實與我們現在用的差不了多少,都是主張用血濾方式,進行蛇素的清理,可是這些方法,我們現在正在用,對于病人的病情可以說是微乎其微的,也是沒有多少的改善。”

     “后來我那名好友送給了我一個消息。”

     “他說他們醫院的前些日子有幾名初中,被人在食物里面的下了老鼠藥,這件事情,影響十分大,凌先生一定有所耳聞,當初也是鬧的沸沸揚揚,滿城風雨,幾近都是人盡可知的。”

     凌父點頭,這件事,他是知道的,當時時不時的都是可以聽到身邊的人說起此事。

     當初有部分的重癥患者是送到到我朋友那家醫院的。

     醫生再是說道,“他們起先也是沒有任何的辦法,就像現在的凌先生一樣,用的都是傳統的治療方法,卻是沒有什么進展,后來,他們那里有一名醫生,用古方熬出了一算叫做去毒湯的中藥,效果十分的顯著,可以說在最短的時間之內,將這些孩子全部的治好。”

     “現在所有的孩子,也都是平安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所以”

     院長想了想,“你們如果可以,去那邊的醫院試一下。”

     “你們想要推卸任嗎?”

     凌父還沒有說話,凌母的聲音卻是幾近尖刺傳了過來,也是讓醫生的臉色一下子就不好了起來。

     他打開了抽屜,從里面拿出了名片,放在了桌上,“這是我位朋友的聯系方式,你們可以聯系一下他,就知道我為什么要讓你們轉院的原因?”

     千說萬說,不如讓他們親自聽上一聽。

     “抱歉,最近她因為孩子,精神有些不好。”

     凌父連忙的道歉,也是扯著凌母,不想讓她再是說出失禮的話出來。

     醫生只是點了一下頭,沒有再是說什么,反正他現在的方法都是給他們了,如果用的話,那就用,不要的話,繼續的這里治療,他們也是會盡一切辦法,盡力的保住病人的命。

     凌父扶著凌母走了出去,也是將讓人看著一點凌母,不要說醫生,現在他都是感覺凌母有些煩人。

     好幾次的打斷了醫生的話,就連原因醫生都是要他自己了解。

     遇到了事情,除了會扎呼罵人,還會做什么?

     拿出了那張名片,凌父才是撥通了上面的電話號碼,電話響過了兩聲之后,那邊就已經接通了。

     凌父大體的說過了凌世揚的病情,也是問著他們是否能過來幫忙救一下凌世揚,一切的費用都是由他提供。

     可是那邊卻是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 這才說道。

     “凌先生,不是我不想幫你,只是那名醫生,并不是我們醫院的駐院醫生,而且她現在也是不在本市之內,所以沒有辦法過親自過去你那里,而且我已經聯系過了她,很抱歉,我們那名醫生,拒絕過去治療。”

     凌父將手機放了下來,眼角也是跟著紅了起來。

     拒絕治療。

     這就是醫生說不,讓他們轉院過去的原因,因為那名醫生不會過來這里,甚至沒有原因的拒絕。

     他將此事告訴給了的凌父,與凌父商量此事,至于凌母,她現在沒有理解,跟她說,也是沒有什么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 “轉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凌父聽說后,也是思考著這個問題,其實他與凌父的主張是一樣的,這家醫院的治療效果一般,所以他們現在必須要找到新的方法,就算不能淡根治,最少的也是他們的希望。

     “是興寧。”

     凌父回道,“興寧中心醫院。”

     而興寧兩個字,當場就像針一樣的,扎進了的凌老的腦子里面,他很怕興寧兩個字,其實他自己心理清楚,他怕的,介意的,始終不是興寧這兩個字,而是興寧里面的,人。

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