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视而不见


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凤易寒冷冷的说完,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,认真?怎么可能?

只不过江心语现在身上贴着的是凤易寒的名字,在他玩腻之前,谁都没有资格碰!

这些人简直是在挑战他的威信!

霍西扬和尹君天对视一眼,如果真的一点都不在意,又怎么会有这么激烈的反映。

一时间,二人都有些忧心忡忡了。

竞拍的人已经开始叫价,转眼间,价格已经从3000万叫了了6000万了……

凤易寒的周围一直笼罩着一股重重的寒气,所有人都没再说话,安静的看着台上的情况。

主持人应竞拍人的要求,要将女孩弄醒,她拿了一把小小的手枪,对准江心语小腿……

一只小小的针刺进了她的皮肤,笼子中的女孩慢慢的醒了过来……

凤易寒的眼眸一刻都不曾离开那个女孩,手指紧紧的握成了拳,任由手指上的碎片刺进了掌心,这些人到底给她用了什么药,该死的,他的人都敢动,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!。

江心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当她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时,害怕的把自己缩成一团,小小的,弱弱的,却让所有人又是一震,这番柔弱无助的样子,真真是更加让人想要狠狠的怜爱一番。

一滴泪从她的眼眶中滑落,她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,却知道周围有无数人在看着她,她就像是动物园里被参观的动物一般,没有丝毫的尊严。

她手上戴着一个金色的手环,上面连着一条长长的链子,链子的另一端牵在主持人的手上。

“起来,在笼子里转一圈。”主持人冷声对着她说道。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江心语倔强的扭过头。

“哼……我看你的骨头有多硬!”主持人轻轻的暗了一下手上的一个按扭,江心语痛得大叫,全身痛出一层的冷汗。

“不想再多受罪就听话!乖一点……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。”

江心语惊呼一声,连忙将衣服裹好,她抬头看了一眼周围,一眼便看到了凤易寒所在的位置,他正高高在上的坐在那里,面无表情的看着她……

不知怎地,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流,她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狠,昨夜差点咬死自己,现在又把她扔到这里来任人欺傉……

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到下巴,一滴滴的落下,凤易寒的拳头越握越紧,呼吸都变得粗重无比,尹君天和霍西扬看着台上的痛苦无助的女孩,心也忍不住跟着揪了起来……

这些个该死的混蛋,被他们抓到非活撕了不可!

“这名少女也将属于今晚竞拍的得主,我想家里养这么精美的一个宠物也是一件美事。”主持人一句话,又开始有人加价,很快已经被叫到一亿。

凤易寒拿起桌上的变声器就要叫价,手却被人抓住,“C组织的规矩每人最多只能拍三件藏品,你已经拍了两件,只有最后一次机会!”

“只要你想要,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一个女人不值得!”乔暮尘紧紧的按住他的手。

“呵……如果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!我凤易寒还算什么男人!”凤易寒突然冷笑起来!

“你在意她?”

“我在意的是她是我女人的身份……不是她这个人!”

凤易寒说完,毫不犹豫的拿起变声器,刚要开口,只听“轰”的一声巨响在门口响起,会场的门被炸开,保镖被炸得飞了起来……

有人闯了进来端着机枪对着里面就是一阵扫射……

哭喊声,尖叫声响成一片,因为这次拍卖会的特殊性,所以进来人只允许带一个保镖,对方火力凶猛,里面的人根本无法反抗。

“少爷,有危险,快走!”修罗立刻护在了凤易寒的面前,掏出枪干掉了两个正对着他们这边扫射的杀手。

“寒哥哥……”沐嫣儿被吓得大叫,跑到他的身边紧紧的抱住了她。

凤易寒直接把她推给我修罗,冷声下令,“你负责保护嫣儿,马上撤退。”

他转身,不顾枪林弹雨,毫不犹豫的向着拍卖台跑去……

“少爷……”

“寒……”

“寒哥哥……”

“乔少,保护嫣儿小姐!”修罗又将沐嫣儿推给了乔暮尘,自己则快速的冲过去保护凤易寒。

场面一片混乱,接连又有几声爆炸声响起,游轮剧烈的震动了几下,迅速的倾斜……

关着江心语的那个金色的大鸟笼也脱离了地面,直接向滚向对面的窗户……

江心语已经彻底的绝望了,现在大家都在顾着逃命,哪还有人会管她,这次死定了!

身子疯狂的在鸟笼中翻滚中,撞得她生疼,她只能紧紧的揪住身上那件衣服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死,也得死的有尊严一些!

“砰!”的一声巨响,鸟笼撞碎了窗户掉落下去,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凤易寒扑了过来,大手抓住了鸟笼上巨大的挂钩……

巨大的鸟笼在半空中飘荡着,江心语吃惊的抬起头,看到的是凤易寒那双冷若寒冰的眼眸,他手上的血一滴滴的落下,滴在她洁白的面颊上面,她吓得一退,凤易寒差点支撑不住,怒吼道,“不想死就别动!”

她被吓得一抖,一动都不敢动了……

耳边的枪声还在继续,修罗紧张的跟杀手对峙,凤易寒用力将那只有几百斤重的鸟笼提了起来,他手上的玻璃还没有清理,再加上提重物,碎玻璃已经深深的扎入他的手掌当中,血流如注,他却丝毫不在意,直到自己再次落地,江心语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小心!”江心语看到不远处的一个人正举着枪对准以凤易寒,吓得大叫,连忙扑过去推他。